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26)

【懒癌发作,文风不定,我写的什么玩意?】


26.结婚

“少主……少主……时辰就要到了!”

耳边轻柔的女声此时成了烦人的噪音,将仍旧沉浸在睡梦中的岛田家少主生生从美梦中唤醒。初醒的迷茫之后,理智回归了大脑。

时辰?什么时辰?他坐在床铺上短暂的思考了一会儿今日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无果,于是默默起身,任由侍立与一旁的侍女为他洗漱穿戴。

黑底的纹付羽织袴套在了青年精瘦颀长的身体上,胡乱地披散在脑后的乌黑长发也被细心地打理好束成了一束。

如此正式的礼服?半藏有些困惑。难道最近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吗?

“失礼了。”侍女行了鞠躬礼,为他拉开了拉门,“少主,请移步。”

 

廊道空无一人,四周只有醒竹敲击在石头上的清脆声响,甚至将沙沙的脚步声都掩盖了过去。引路的侍女不紧不慢地沿着既定的路线走着,半藏则是认出了这条路通往的方向,内心的疑惑越来越大。

那是岛田家内的一座神社。

不多时,深红的鸟居已经近在咫尺,侍女站定后微微侧身,退到了一旁。

“少主,吉时已到。”

纯白色的身影已经早早地等候在了神殿。(*)

婚礼……?为什么毫无印象?他缓步向前,木屐敲打青石板的声音清晰可闻。

没有亲友,甚至没有神官的婚礼。只有新娘悄悄地在那里等候着他的丈夫。

渐近的脚步声。身着白无垢的新娘停止了祷告,回过身来。

角隐下的那张脸熟悉到让他的呼吸停止了一瞬。

怎么我结婚的对象,会是源氏?

过于冲击性的消息让平素稳重自持的半藏懵逼了一秒,就连脚下的步子都停了下来。

仿佛前一刻端庄的人设不是自己的一般,源氏也没管礼服有些长的衣摆会不会绊倒自己,彻底放飞了自我向自家表情已经完全空白的兄长奔了过去。

然后,不出意外地被衣摆绊倒。

半藏条件反射般地上前一步,将自家差点摔了个狗啃泥的小坏蛋接住。

“哥,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这件白无垢可是我偷偷从母亲那里拿过来的,你不喜欢吗?”

“哥?”

少年稳住了身体,直起身,也没管头上因为他幅度过大的动作脱落了的角隐,伸手捏住半藏的脸颊,往两边一拉。

“别瘫着脸啦,今天可是你和我的婚礼,笑一笑嘛哥。”

“我可是把交杯酒和戒指都准备好了,不准抵赖。”

“结婚誓言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擅长,饶了我吧。”

修祓,三献,誓词奏上,指轮交换。

“哥,我……”

 

晨起的齐格勒博士偶遇暂住于此的半藏。破天荒地,他常年冰封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笑意。

“做了个美梦?”

“是啊,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日本神前礼是要求新郎比新娘先入场的。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