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旁观者(一)

题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

耀眼的阳光透入了内堂,唤醒了他沉浮在黑暗中的意识。罢工已久的听觉终于开始了工作,周围却是半点人声也无。只有沙沙的风声与间或传来的鸟鸣,反而显得周围更加寂静。

他有些疑惑地睁开了双眼,略微有些刺目的阳光恰巧停在了他的脚边,并未带来任何不适。匆匆调换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他就这么大喇喇地盘腿坐在了大堂的中央,气定神闲地打量起了这个他醒来的地方。

『反正这破地方又没人会来。』

占据了大半面墙壁的奇怪壁画,悬在中央染血的挂轴,被摆放在刀架上缺口的太刀与刀鞘。本来应当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可处处都透露着熟悉感。

『这两边本来应该摆着坐垫的……』他这么想着,忽的笑了起来,『我为什么会说“本来”?真是奇怪的想法。而且放任我躺在这儿的地方也不应该出现两排坐垫这种情况吧,再怎么样也不会有这种独特的卧室。』

“不过说起来,我,又是谁啊?”

偶尔闪现的记忆碎片完全连贯不起来,即使用尽全力去回想,脑内也只有空空荡荡的几个单词。

『し……ま……だ……?那是什么?』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倒竖的头发异常的柔软,然后他摸到了额头上类似于护额一般的东西。

『奇怪,难道打了死结吗,怎么摘不下来?』

笨手笨脚的青年试了半天没将护额摘下来,反而系的更紧了些。他放弃般低下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橘色的围巾围在颈间,多余的部分垂在身后。内衬外穿著着护甲,外套白色的练功服,袖子像是被硬生生撕开了一样,练功服破破烂烂的沾满了血迹,甚至在心口处有一大滩鲜红,但他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就像这些血迹只是泼上去的一般。

虎口和食指第二关节左侧有厚厚的茧子,目测是常年练习剑道留下的,背后和腰间都绑着类似刀鞘一样的东西,里面的刀则不知所踪。而绑在腰间的暗器袋里空无一物。

『我的手里剑怎么不见了。』他下意识地忽视了某些东西,站起身来四处寻找着,在墙上发现了嵌在其中的几个沾着血迹的手里剑。但当他想要伸手去将它们拔下来的时候,手,整个的穿了过去。

太阳渐渐西移,透入内堂的阳光变得多了起来,如鬼魅般笼罩了他的身体。

并未留下任何影子。

他盯着自己仿佛在发光的指尖,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喂,我说,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啊。”

“■■。”

“原来……我已经死了吗?”

如坠冰窖般彻骨的绝望。

毕竟就算再怎么温暖的阳光,也温暖不了一个根本无法接收到阳光的人。

即使是能在阳光下行走自如,说是恩赐,不如说是来自上天的嘲讽?

他疯了般地朝着门口奔跑着,意料之中地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上。

『呵,果然是地缚灵。』他无声地嘲讽着自己,『你还在妄想着什么呢?』

背靠着无形的牢笼坐下,他环抱双腿,想从自己身上汲取一点点温暖。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向他走来,它在他的身前站定,举起了屠刀。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我非得去死?】

【为什么不放我走啊!!!!!】

【哥哥!!!】

凄厉的话语侵扰着他几近崩溃的意志。最终,他陷入了黑暗。

————————————

一句话崩坏:

最终,他掉线了:)

“我只是一不小心把网线踢翻了,真的!”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