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破冰》(双向暗恋梗请注意)英/国の场合(1)

话说这个类似自我介绍OOC严重的玩意儿真是无法直视。

谨慎食用

小心消化不良QWQ

——————————————————————

你好,我是英/国。全名是大不列颠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人类的名字?Umm,亚瑟·柯克兰(Arthur·Kirkland)。

目前的家族成员是斯科特,威廉和帕特里克。

当然,我在家里代表的是英/格/兰,不过比起跟那群暴力的哥哥住在一起,我宁愿在伦敦陪女王和小王子。

对了,还有一个……以前是弟弟,现在身份不明的家伙。

阿尔弗雷德·F·琼斯(Alred·F·Jones),或者说是美利坚合众国。

说实话,比起现在这个热爱蓝蓝路和各类颜色诡异的食物的死·胖·子,小时候的阿尔简直是天使。

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才能长歪成这样。要是当初能稍微听进去一点我的教导的话也不至于变成一个死蠢的KY。

开会开到一半会跟(划掉)一碗不辣金丝鸡(划掉)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只水管熊杠上,还一边吃东西一边讲话。小时候学的绅士风度是被他家那只叫Tony的外星人给吃了吗?

真不知道我怎么会爱上这个家伙……(小声)。

嗯?我刚才说了什么吗?一定是你听错了!

昨天在例行的国际会议上,难得看到他安静地坐在位置上,虽然,呃,好吧,眼神呆滞。

其实作为一个合格的绅士是不会是打探别人的隐私的,但是我当时绝对是一·时·脑·抽才会去问站在我身边的红酒混蛋。

“嗯~美国吗?”腐烂西施(重读)瞥了一眼仍旧处在低气压状态的阿尔,继续叼着玫瑰在偌大的会议室里真是这他的人体艺术(说白了就是裸奔),“哥哥我只是稍微开导了一下那个蠢小子,小亚瑟不要太感谢我哦~以身相许也是可以~”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默默卷起袖子:“想打架吗?”

“死眉毛,下手这么重。哥哥美丽的脸……”挨了一拳的腐烂西施(重读)蹲在墙角。

收拾完污染眼睛的东西之后……才不是一直关注着那个死KY呢只是因为他的低气压让人有点不舒服,嗯!

整场会议他都维持着这种跟某头来自俄/罗/斯的熊相提并论的气场,吓哭了意大利的那一对双胞胎。

于是除了讨论议题的声音之外,耳边就充斥着西/班/牙那个黑皮番茄农安慰自家小番茄和北/意/大/利向德/国撒娇的声音。

还真是……话说我才没有羡慕呢。

——————————————————————————

地球已经阻止不了我的脑洞了。

这是高考之前弄出来的东西,只是懒得打字才拖到现在(笑)。

【顶锅盖逃走】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