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5

啥?你跟作者讲历史?历史那玩意被作者的物化当零食吃掉了!【写的我快精分了。

——————————————————————

战争的阴影笼罩了整个欧洲。

一战才结束多久怎么又打起来了,这个所谓的蜜月期还真是短暂。

Arthur……啊就是那个跟殿下同名,甚至特征都很相似的我的上任,淡金色的短发和碧色的眼眸。至于具体的翻翻前面的记录估计你也明白了吧。

嘛,也不算青年了,那个娃娃脸就算四十几岁了也还是一副那个样子。

——那群德国佬明知道国家不会死亡还派人来暗杀,那群间谍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反正结果就是他冒冒失失地挡在殿下面前,子弹恰巧穿心而过。

昨天是那个笨蛋的葬礼。

仪式结束之后,殿下在他的墓碑前坐了一整天。

恐怕上帝都不会想把这么蠢的他带入天堂吧。不过能被敬爱的殿下这么悼念,他的灵魂也该安息了。

 

遵循着秘书手册【←这是啥我也不知道】向美国先生转告了殿下秘书换人的事实,只听到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几秒,随后传来忙音。

 

几小时后,殿下的办公室门口就多了一个穿着飞行夹克的金发青年。

Arthur当初申请单独办公室的要求没能实现,还记得他生了好久的闷气。而现在我抱着这一本记录册,安静地站在殿下身后半步的地方。

“亚瑟。”

“……暂时别让我听到这个名字,美国。”殿下翻阅文件的动作只是顿了一顿。

“好吧,英国。”他看上去手足无措,“你还在……伤心吗?”

“看到自己的子民为了保护而牺牲,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从我的角度看去,殿下湖绿的眼眸变成了更加危险的暗绿色,“那帮只会偷袭的家伙,我会让他们一点一点付出代价。”

“需要帮忙吗?XDDD”

“你还是小心别被卷进来了,上司应该叮嘱过了吧。我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殿下的第二句话很小声,几乎低到微不可察。

“呐,英国。现在的hero已经可以保护你了。所以,试着依赖我一下,好吗?”

接下来的画面……我没有看到。

在对话开始的时候我就默默退出了这个房间,关上门阻断了周围探询的眼神。

门内隐约传来抽泣的声音。

殿下,幸好还有可以依赖的人呢。所以,请不要太过内敛。

每次对视时压抑着悲伤和自责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即使被伪装的平静包裹。

我的祖国在为了战争中逝去的子民而悲伤。

无法怨恨,也无法怨恨。即使这个国家夺走了我唯一的哥哥。

Arthur哥哥,请在那个世界,好好地注视着我和殿下吧。等着我,就像小时候你来寻找迷路的我一样。

殿下和他,一定会好好的。

一定。

                                                                                 ——安妮·威尔夫

————————————————————

谁能告诉我,我在写什么【Σ】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