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仅试阅#

#毕竟我这个渣渣文笔和谜一样的流派完全写不出藏源的感觉#

【脑洞来自 @噩梦挂在悬崖  求不打23333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岛田源氏以人类的身份最后一次想起半藏,是在他即将陷入死亡幻梦的前一刻。

原本象征着活力与叛逆的绿色发丝泛着不祥的灰白,青年应当泛着红晕朝气蓬勃的脸也被死气浸染。

过去了几个小时?还是几天?紧闭的实木窗缝隙中透出的光线成了他唯一判断时间的凭依。

活泼好动的雀儿在鸟笼中扑腾,挣扎着寻求自由。它不知疲倦地冲撞着笼子的每一个角落,试图寻找一线生机。渐渐地,力度越来越小,清脆悦耳的叫声也越来越细不可闻。

那时的他无力地躺在自己房间的榻榻米上,想象这副健康的皮囊在以何等恐怖的速度衰亡,嘲讽似的勾起了嘴角,可连嘴角都动不得半分。

青年人的生命力被渐渐抽干,通过九天之外的龙神,送往自己从小就濡慕着的、如今唯一的血亲。

明明是被父亲称赞为沉稳细心的哥哥,却连自己的衰弱都察觉不到。源氏放弃了再次掌控身体的无谓尝试,现在的他就像被困在这具身体里的意识一样,只能静静地等待。

等待着什么……或是,谁呢……

死亡之前的时间似乎格外的漫长,漫长到源氏的目光甚至穿透了门扉,回到了悠远的回忆之中。

幼时父亲常在耳边念叨的双龙传说蓦然清晰了起来,母亲念故事的声音成了背景乐,源氏眼前的木门化作烟尘消散,一幅幅画面如走马灯掠过。

一切痛苦的开始,不过是在旁人眼中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第一次当着父兄和长老们的面,将岛田家蕴于血脉的力量释放了出来。

源氏还记得那条蓝色巨龙呼啸而过时半藏惊诧的神色,甚至细微到了每一个弧度。

只可惜,北风神龙赐予家族的双龙,终究只能在一人身上汇集。

他闭了闭眼,复又睁开。或许眼睑是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部位了。

等不下去了,也没有时间了。源氏内心苦笑,放任自己沉入死亡的黑色怀抱中。

墨黑色的晶亮眼眸里闪过一丝痛苦、一丝解脱,从熠熠生辉的宝石,变成了两颗毫无生气的玻璃珠。

被缚住翅膀困在樊笼中的灵雀,发出几声尖锐的啼叫,用尽全力地撞向纹丝不动的鸟笼,带着血迹躺在笼底,不动了。

青年至死都保持着头微微侧向门口的姿势,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可是他等的,终究没有来。

 

不过是

死不瞑目

罢了。

大概修改了一下然而还是没什么感觉= =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