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双龙(一)

脑洞来自 @噩梦挂在悬崖 

啊终于把第一章搞出来了我觉得我要窒息了。

还有我是个起名废别打我(好想自爆)

——————————————————

岛田源氏以人类的身份最后一次想起半藏,是在他即将陷入死亡幻梦的前一刻。

原本象征着活力与叛逆的绿色发丝泛着不祥的灰白,青年应当泛着红晕朝气蓬勃的脸也被死气浸染。

过去了几个小时?还是几天?紧闭的实木窗缝隙中透出的光线成了他唯一判断时间的凭依。

活泼好动的雀儿在鸟笼中扑腾,挣扎着寻求自由。它不知疲倦地冲撞着笼子的每一个角落,试图寻找一线生机。渐渐地,力度越来越小,清脆悦耳的叫声也越来越细不可闻。

那时的他无力地躺在自己房间的榻榻米上,想象这副健康的皮囊在以何等恐怖的速度衰亡,嘲讽似的勾起了嘴角,可连嘴角都动不得半分。

青年人的生命力被渐渐抽干,通过九天之外的龙神,送往自己从小就濡慕着的、如今唯一的血亲。

明明是被父亲称赞为沉稳细心的哥哥,却连自己的衰弱都察觉不到。源氏放弃了再次掌控身体的无谓尝试,现在的他就像被困在这具身体里的意识一样,只能静静地等待。

等待着什么……或是,谁呢……

死亡之前的时间似乎格外的漫长,漫长到源氏的目光甚至穿透了门扉,回到了悠远的回忆之中。

幼时父亲常在耳边念叨的双龙传说蓦然清晰了起来,母亲念故事的声音成了背景乐,源氏眼前的木门化作烟尘消散,一幅幅画面如走马灯掠过。

一切痛苦的开始,不过是在旁人眼中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第一次当着父兄和长老们的面,将岛田家蕴于血脉的力量释放了出来。

源氏还记得那条蓝色巨龙呼啸而过时半藏惊诧的神色,甚至细微到了每一个弧度。

只可惜,北风神龙赐予家族的双龙,终究只能在一人身上汇集。

他闭了闭眼,复又睁开。或许眼睑是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部位了。

等不下去了,也没有时间了,。源氏内心苦笑,放任自己沉入死亡的黑色怀抱中。

墨黑色的晶亮眼眸里闪过一丝痛苦、一丝解脱,从熠熠生辉的宝石,变成了两颗毫无生气的玻璃珠。

被缚住翅膀困在樊笼中的灵雀,发出几声尖锐的啼叫,用尽全力地撞向纹丝不动的鸟笼,带着血迹躺在笼底,不动了。

青年至死都保持着头微微侧向门口的姿势,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可是他等的,终究没有来。

 

不过是

死不瞑目

罢了。

 

 

 

岛田半藏怎么也不会想到,再见到被自己夺走龙神之力的弟弟,会是在他的葬礼上。

素白的帷幔再一次挂满了岛田家的大堂,熟悉的场景几乎穿越了时空。但是这次的葬礼比父亲去世的那一场小了许多,静谧的厅堂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哭声。

也好,半藏想,自己的小雀儿可是最不耐烦那些虚伪做作的东西。

 

从散发着奶香味的,总喜欢黏在自己身上的乖巧可爱的小团子,到上蹿下跳在家里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那时的源氏,天天嚷嚷着最喜欢哥哥,生怕别人不知道岛田家的二少爷最黏的人不是大少爷一样。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兄弟两人的理念就渐行渐远呢?

作为被父亲严格要求的长男,半藏自然是将责任和家族放在第一位,因此力量自然是必不可少;然而不需要继承家族的次男,则是被父母毫无原则地宠溺着,养成了自由散漫的性子,甚至连每日的课程都懒得去应付,对古板的兄长的理念更是无法苟同。

“哥哥,岛田家就像个巨大的笼子禁锢了我们,我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因为失去自由而觉得痛苦。“

“为什么忍者就必须手染无辜之人的鲜血,为什么忍者就不能自由的挥刀?”

叛逆的弟弟拒绝一次次服从自己,甚至想过要摆脱岛田家,摆脱自己。

父亲突然离世让兄弟失去了避难的港湾,源氏也被长老们强压着辅佐兄长管理这个偌大的黑道家族。

“家主大人,恕我直言,您弟弟这样的战力,不能为岛田家族所用,实在是有点可惜啊,不如……让他将北风神龙所赐予的力量已交给您,这样您才能服众啊。”长老惋惜的表情中带着些许诡异的兴奋。

最终,与其说是在长老的压迫下,不如说是源氏自愿将龙神之力贡献了出来。

“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让哥哥变得更强大。至少……”绿发青年挠了挠头,满不在乎地笑了。

半藏不知道源氏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当时他没有细想,而是因为弟弟轻视龙神之力的话语勃然大怒。

纹身的仪式结束后,源氏和半藏不欢而散。

“为什么把我亲手关进黄金鸟笼的,是哥哥你啊!”

之后几天,源氏都闭门不出。半藏以为和弟弟只是与自己意见不合在冷战罢了。

跟往常一样。

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仆从发现几日送进去的饭菜都分毫未动时,终于下定决心向家主报告了源氏的异状。

然而等半藏带着众人破门而入时,只看到了青年的尸体。

死因是被抽干了生命力。

半藏握紧左拳,恨不得将盘旋在自己整个左手和胸膛的龙纹身扒下来。

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死去的呢?遣散众人,半藏在源氏的尸体前跪下,却怎么也合不上他的眼睛。

“是在等……我吗……”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就是这棵樱花树了。”

“把你葬在这里?好吗?”

“让这把刀陪着你吧,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

“以后,再也没有岛田半藏。”

以前除了应酬几乎滴酒不沾,甚至是被弟弟拖去喝酒都会严词拒绝的半藏,在源氏的墓前,喝了个酩酊大醉。

 

几日后,岛田家家主失踪。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