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双龙(二)

脑洞来自 @噩梦挂在悬崖 

我每次更新都要艾特你一次2333333

又是一篇意识流

不知道为什么我虐的特别开心【???】


死亡是什么感觉?

源氏记得母亲去世的时候他这么问过兄长,而半藏给他的回答则是,

“就像陷入了无尽的甜美梦境一样……母亲大人在梦里会过得很幸福的。”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死亡,他对自己还保留有意识感到万分惊讶。

周遭并没有能够使人溺毙的幸福幻象,反而是一片漆黑。

因此源氏再一次丧失了对时间的观念,在黑暗中他连实体都没有,更别说掰着手指算时间了。

“每个岛田家的忍者出生时都会被家中长辈施以秘术,方便任务失败身死后提取记忆作为情报。”

儿时偷听长辈谈话时父亲的一句无心之言,成了如今这种情况的最好解释。

时间应该快到了吧……也不知道自己的尸体腐烂了没有。源氏百无聊赖地想,盼着快点结束这该死的、比等待死亡更加痛苦的煎熬。

不知道哥哥得知自己的死讯时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连古板严肃的面具都带不住呢?源氏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是笑了。

虽然家族从未有过将龙之力移交的先例,但是自己其实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

毕竟这个家族是容不下一个向往自由的“少主”的。

所以说啊,哥哥,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

怨恨这种情绪,早八百年就丢给这个鸟笼般的家族了。

如果能再次醒来的话……

如果……

即使是侵犯神的领域,

我还是,想见你。

至少在你身边,我才会觉得自己是真正的

“活着”。

 

漫长而又无聊的等待让源氏陷入了昏昏欲睡的境地,但没有麻痹他身为忍者的警觉。

眼睛模糊的感觉到了光线的存在。

等等?光线?

猛地睁大了双眼,金发女子疲惫的面容占据了他的视野。

“安吉拉·齐格勒……博士?”

青年的声带似乎受到了严重的损坏,原本清亮的声音成了如今磨砂的质感。

关于这位博士的资料,身为岛田家少爷的源氏早就烂熟于心。

一名顶尖的治疗者、出色的科学家和坚定的和平主义者,就连岛田家都不愿意与这个声望极高的瑞士女医师交恶。

“岛田先生,”博士点了点头算是对醒来的病人打了个招呼,“这里是守望先锋的基地,你是被我们派往日本的特派员救回来的。”

“可是我不是……”死了吗?

“你的细胞因为不明原因而衰老坏死,所以大部分身体都无法再用,只能换成了机械义体。”安吉拉揉了揉眉心,“说实话,要不是仪器显示你还有脑电波的存在,我还以为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事实上我就是一具尸体。”源氏催动这自己硕果仅存的面部肌肉挤出一个苦笑。

“我可没见过尸体能这么跟我讲话的。莫里森,他醒了。”女医师扭头向窗外喊了一声。

金发碧眼的指挥官应声打开门走了进来。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相信你知道我的来意,岛田先生。”

“加入守望先锋?还是别的什么?”

“我们诚挚的邀请您加入守望先锋,但前提是,摧毁岛田家。”

“岛田家?你明明知道……”

“今天我来给你带来了另一个消息,希望你听完再做回答。”

“就在几天前,岛田家家主失踪。”

“……我昏迷了多久。”

“加上今天刚好一周。”

“……好。”青年缓慢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当唯一的枷锁崩毁时,野兽便开始肆虐。

 

 

半藏坐在离花村不远的小酒馆中,一杯又一杯的灌着酒,试图忘却亲手将弟弟杀死的记忆。

依靠龙纹身夺走弟弟的力量和生命,对半藏来说,罪恶不啻于亲手杀死他。

陌生的气息渐渐靠近,

他重重地放下自己的酒杯,手已经覆上了弓。

又是一批刺客,半藏内心嗤笑,那些长老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吗?

随手摸出箭搭上了弓,他醉眼朦胧地瞟了一眼箭头。

爆炸箭吗,你们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呢。

弓弦拉满,箭“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没入了黑暗。

随着弹射的蓝色箭光,箭矢没入肉体的声音钻入了半藏的耳朵。

我的这条命可轮不到你们来取。他提起弓箭,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馆。

几具尸体悄无声息地躺在了阴影处。

源氏,我变强了。

可是为什么,还是没能护得住你呢。

 

“以后,再也没有岛田半藏。”

有的只是,名为半藏的行尸走肉。

每日沉浸在痛苦和悔恨之中,以自己的方式赎罪。

代替弟弟,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

 

“哥哥,源氏长大了,想去外面看看。”

孩童晶亮的黑色瞳仁里满是认真。

“当然是和哥哥一起!”

只不过是他的一句话,

他就用一生来践行。


”源氏,这里的风景,如何?“

半藏轻抚着纹身,微笑了起来。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