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双龙(三)

 @噩梦挂在悬崖 少年出来吃刀子啦!谁让你给我刀子脑洞

半夜更新,沉迷天使无法自拔。



机械制的义肢与仿生肌肉加上那次灾难剩余下来的部分肉体和完整的大脑,构成了新的源氏。

复健的过程漫长得让人发疯,源氏的性格反而因此沉稳了下来,忍者的技能也因为机械身体的高机动性而更加精进。

或许是那个博士特质的头盔的功劳,毕竟没人能从绿光中窥得他的表情。

有时候他会疑惑,自己究竟是原本那个叛逆不羁的岛田家二少主,还是一个新的,拥有源氏所有记忆和情感的机械人。

不过幸好,他的归宿还在。

无论是半机械人还是普通人类的源氏,都是半藏的源氏。

每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闪着冷光的金属制头盔下的脸,总会带上淡淡的笑容。

花了半年完成了将岛田家崩毁的任务,源氏正式加入了守望先锋。

在他的委托下,博士在随他一同带来的那把刀上,纹上了龙纹。

既然龙力是借由龙纹转移的,那不妨一试。源氏这么想着。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他第一次拔出龙击剑,意外地发现两条绿龙盘旋其上。

既然哥哥是夺取了自己的龙才做到双龙完整,那自己是夺走了什么,才获得了新的双龙?源氏没敢往下想,而是更加坚定地想找到半藏。

彼时,智械危机刻不容缓,时局将他推上了战场。

从莫里森指挥官那里听说半藏已经成了游荡在世界各地的雇佣兵,于是源氏每到达一个战场,总是会四周打听有没有一个用弓箭的日本人。

这一找,就找到了守望先锋解散。

 

“听说,岛田家闹鬼!”

“那个岛田家?”

“是啊!我听我在岛田家当差的弟弟说,一到每年的特定日子,大堂总会有人影出没。”

“不可能吧?”

“这样都好几年了,怎么不可能?”

源氏蹲在花村一栋民居的房顶,观察着从自己走后也没什么大变的故乡。

今天,正好是岛田源氏的忌日,也是坊间疯传的“岛田家闹鬼事件”的所谓“特定日子。

应该是……哥哥?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顶。


入夜,源氏离开暂居地,翻阅围墙,不过几下跳跃,便潜入了岛田家。

经历了家主的失踪和他的瓦解行动后,岛田家的实力早已大不如前,防卫也松散了许多,他轻而易举便潜了进去,甚至没有惊动任何人。

还没到达大堂,就听见了人声。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往常这个声音里总是包含着温柔和宠溺,只有在最后的那段时间,总是含着愤怒和失望。

而如今,满满的都是痛苦和悔恨。

这种似乎从未在他这个成熟稳重的兄长身上出现的情绪。

源氏觉得自己机械躯体下的心脏狠狠地皱成了一团。

“源氏,我去过了很多地方,也看了很多你向往的外面的风景。”

“你认为的这个囚笼,也被摧毁的差不多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回来看看你,也算是为我自己赎罪。”

“虽然你肯定已经原谅了我,甚至会笑着对我说‘不是你的错啊’。”

“作为哥哥的我,最后还是没能留住你。”

“这句话可能来的有点晚。”

“源氏,我以你为荣。”

 

那天晚上,源氏几乎是落荒而逃。

然而,借这个机会,他或多或少找到了半藏的行动规律。

每年大部分时间在中东地区游荡,在源氏的忌日的时候回去祭拜,然后随便找个酒馆喝个大醉,醉上几天接着去日本以外的地方看风景。

之后的几年,源氏只要将上级派发下来的任务做完,就会去跟着半藏。

而经历过无数批刺客刺杀的半藏,并没有发现自己偶尔会多个小尾巴。

无论是拉弓射箭的时候,还是驻足欣赏风景的时候,半藏的眼神,总是毫无波动。

也只有在无意识地摩挲龙纹身的时候,眼睛才会带上一丝温度。

源氏在暗处偶尔与半藏对视的时候,总会因为兄长的眼神心惊。

就好像灵魂死掉了一样。

 

在一次任务中,由于无法利用手里剑与剑术对智能机械造成伤害,源氏被迫拔出了龙击剑。

绿色的双龙盘旋缠绕在刀刃上,龙力所向披靡。

直至收刀入鞘,源氏才恍然而悟。

 

岛田半藏夺走了岛田源氏的生命,

而岛田源氏

则是夺走了岛田半藏的灵魂。

 

之后的一段时间,源氏总是在做一个梦。

他梦见了以为早已忘却的儿时。

那一晚刺客入侵,不过是刚刚会走路的他与接受岛田家少主训练不久的半藏在樱花树下赏樱,却因为落单而被潜入的刺客包围了起来。

半藏紧紧握住了父亲交予的武士刀,即使他还没有刀那么高,护在源氏身前。

刀上的鲜血缓缓滴落,染红了樱花树下的大片土地。

唯独没有他岛田源氏的血。

他还记得之前兄长还朝自己抱怨过武士刀太重。

直到家中护卫前来,满身是血的半藏小心翼翼地抱起在树下抽噎的自己。

那一晚的樱花,真的很美,就像烟花嘭得炸开一样,灿烂得耀眼,粉红色的花瓣缓缓飘落。

“我会一直在的,所以不要害怕,源氏”


源氏视角【大概】的刀子,接好了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