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双龙(五)(完结)

 @噩梦挂在悬崖 这个藏源太隐晦了我觉得我白占了这个tag【擦泪

大概有点糖?【不确定


对于感官过于灵敏的忍者来说,机械运作的声音就算再小也会扰乱他们的思维,但是就连守望先锋的首席铸造师托比昂都无法让机械合成的身躯完全静音,源氏只能慢慢地去适应。

当然,经过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很成功。不过至少能让陷入昏迷的源氏很快的清醒过来。

然而此时,熟悉的、细小的轰鸣声再次将他的意识唤回。

源氏下意识地警觉起来,闭着眼装作仍在昏迷。

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护甲和仿生肌肉完好,甚至连头盔都安安稳稳地待在它该待的地方。

是谁救了我?

“你,醒了。”机械合成的声音却让人感受到了平静与安宁。

既然被发现,源氏也索性没有装下去。

他循着声音向外望去,智械僧侣虔诚地盘坐在一片天光之中。

门外白雪皑皑,佛像矗立石板路两侧。远处碧色天空与银白的山峦融为一体,有一种圣洁的美感。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幅画面触动,源氏选择了留下,他觉得在这里,或许能寻找到将灵魂还予兄长的方法。

那个救他回来的智械僧侣名叫禅雅塔,源氏跟着他开始了内心的修行。

禅雅塔并没有告诉他救他的原因,他也没想再问。

只是日复一日地在这处圣地中探寻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从开始的狂躁痛苦和不安,到最后的内心宁静从容,也只有源氏知道,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所经历的煎熬。

成为他人生导师的禅雅塔给了他很多的帮助。

后来,他想通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人,他的哥哥也不是。

兄弟间的羁绊将两人绑在一起,才是一个整体。

岛田源氏死去的时候,硬生生地将这个整体劈成了两半。

源氏与半藏的灵魂被分离了出去,成了一个新的源氏。

而被留下的东西,成了驾驭双龙之力的半藏。

所以源氏才能拥有象征灵魂的绿色双龙,那是来自南风神龙赐予岛田家的,魂力。

只有羁绊深刻的兄弟,才有可能激发的力量。

 

后来,源氏又一次在自己的忌日那天站在岛田家的墙头,等待着来祭拜自己的兄长。

而这回,他终于有勇气站在半藏的面前了。

“你不是第一个来刺杀我的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游刃有余地将半藏射向自己要害的箭打飞,源氏将半藏引到了大堂的一侧。

毕竟岛田家曾经的二少主活着的消息,只要半藏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面对咆哮而来的蓝色双龙,源氏拔出了龙击剑。

龙,只剩下一条了。

看来哥哥,已经完整了。

透过面罩看到一直面无表情的半藏难得的表情,他忽然觉得很开心。

“我已经原谅你了。哥哥。”

亲口将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源氏觉得,自己已经获得了救赎。

即使深藏在眼底爱恋永远仅限于此。

 

当然,这场会面不会是结束。

毕竟,他还有他需要去……保护。

互相折磨了那么多年,是时候,释然了。

 

 

“也许只有傻瓜会相信你仍有希望,但我相信。”

半藏还未从弟弟仍然活着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直至泛着绿光的机械人用忍术离开,天空中飘下一根熟悉的翎羽时,他的内心才被狂喜与疑虑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充斥。

面具下的脸的确是源氏,但是,那是源氏,还是智械?

想起与记忆中那双清澈黑瞳别无二致的眼睛,他突然就没有了怀疑下去的欲望。

那是一双能让严肃古板的半藏对上的瞬间温柔下来的眼睛,只有这个,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

甚至是,让他心动。

那是他的弟弟,他还活着。

至于身体被改造成了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只要他还是他的弟弟。

或者是……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蹉跎了十几年,深埋于心的隐秘恋慕,开始发芽。

——————END————————

所以我究竟在写什么【摊手

大大我终于把你的脑洞写完了2333333


评论(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