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梦醒(一)

(年龄差有私设)
(梗来自阳炎Project)

(BE注意)
【很久很久以前,花村流传着一个传说。

在每年的八月十五,龙神会从凡间带走一个人。
若是在当天两人结伴而行且遭遇危险,那么龙神就可能宣召一人去往九天之上,而另外一个人会获得一份记忆。

然而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会获得的是什么样的记忆。】


岛田半藏记得母亲曾经将这个传说当做床头故事讲给了当时还只会躺在床上吹泡泡的小源氏听。当时四岁的他表情一本正经地坐在弟弟的婴儿床边,手指却戳上了婴儿幼嫩的脸蛋。
软软的,滑滑的,就像嫩豆腐一样。

往常就算是被本家的亲戚轻轻地捏一下脸都会放声大哭的源氏,面对半藏时则是挥舞着小手想把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指抱住,没有半点要哭的意思,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这么闹他,他更睡不着了。”母亲笑了一笑,接着将传说讲了下去,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那时的他,觉得母亲讲述的、荒诞不经的传说,也只不过是个传说而已。
却完全没想到,这个传说,居然应验在他和他的幼弟身上。

又是一年八月十五。

之前因为家主的暴毙,岛田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而新上任的半藏并不能完全压住家族内部的矛盾。
在家族中长老的施压下,他不得不逼着自己日日流连花街实际上只是想逃避家族责任的弟弟与自己一同管理这个岛田家。

即使是理解源氏的做法,但是夹在家族和幼弟之间的半藏仍是觉得度日如年。最后家族向他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让源氏向岛田家效力,要么,杀了他。
当然,面对不服管教,败坏家族声誉的二少主,虽然他的实力得到了家主的认可,长老们还是更乐意选择第二个选项。

半藏向源氏隐瞒了家族长老的决定,那么提起决斗便是理所应当的事了。
岛田家的大堂中,昔日和睦的兄弟刀剑相向。

杀了我,你就自由了,源氏。半藏这么想着,原本精湛的剑术在战斗中反而更加精进,直指要害。而他的本意,只是想激起源氏的斗志。
如果你没有理由挣脱这个鸟笼,如果我的存在已经成为了你飞翔的枷锁,

那我给你一个理由来斩断他。
手持武士刀站在他身前的源氏则是觉得往日温和的兄长仿佛褪去了外表的伪装,变成了一头狰狞的野兽,步步紧逼,他只能被动地防御着兄长的攻击。原本以为是与兄长联合演一出戏骗过家族而燃起的希望也渐渐熄灭,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弱。

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源氏认命地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死亡。
而此时,破空之声传来。

有刺客,目标是,哥哥?对声音极为敏感的忍者自然没有错过这细微的暗器破空声,他下意识地躲过了刀刃,反手拽过兄长的手臂将他护在了自己身后。
“噗”地一声,苦无穿过了心脏。

在即将手刃弟弟时半藏脸上露出的惊恐的表情还没收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雀儿心脏处正汩汩冒血的血洞。
而他自己的心口处,也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血洞。

一箭双雕。
暗处的刺客收回了手中的苦无,疾走离开了大堂,不知所踪。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