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梦醒(二)

(BE)

(私设严重注意)

(此处源氏为守望先锋设定的AI,并非真正的源氏)

(半藏未加入守望先锋设定)

(大概有点黑守望?)

在灯火通明的大堂中,半藏放下了手中的弓,从怀中掏出了一根雀翎摆在了地上。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回到这个曾经用责任和荣耀束缚着他的家族,祭拜他那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幼弟。

他跪坐在那把曾经沾满了源氏鲜血的残刃前,又一次回想起了那次兄弟间的决斗。

明明他们都被刺客的苦无扎穿了心脏,但是半藏那时只是觉得心口一凉,仅仅失神了一秒,挡在眼前的源氏便不知所踪,连自己的身体也毫发无损。若不是大堂中残留着的打斗的痕迹和自己手中沾满鲜血的刀刃,半藏甚至要怀疑这场所谓的决斗仅仅是一场梦境,或者,这个所谓的弟弟,都是他的臆想罢了。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半藏不由得想起了儿时所听的关于八月十五的传说。

之后,半藏离开了这个压迫着他的家族,四处寻找着源氏的消息。但是每年的那个时候,他都会回到这个地方,祭拜死去的弟弟。

在他心里还是抱着源氏只是被人救走,其实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的希望,但是记忆中的致命伤又狠狠地、一次次地打碎他的希望。

有时他会想,是不是那把贯穿心脏的苦无,只是他的梦而已?

没有人会回答。

直到十几年后的此时,在黑暗中幽幽泛着绿光的智械忍者到来,才给了他最终的答案。

 

摘下面具的忍者有着一副与源氏相似的,但是布满了瘢痕的面容,甚至是一样的、澄澈透明的眼睛。同样拥有龙之力的身体和熟悉的招式也增加了不少可信度,除了被机械和仿生肌肉包裹的躯体,他和源氏一模一样。

连使用忍术时天空中飘下的雀翎都是一样的。

但是半藏的内心告诉自己,他不是源氏。

他甚至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半藏毫无理由地相信着自己的推断,并没有将他当做自己的“源氏”,对于守望先锋抛出的橄榄枝也没有理会。

在那之后,只要回到花村,他的脑中总会闪过零星的记忆碎片。而这些不连贯的记忆,则会在他的梦里,组合重现。

他的梦之前只是停留在儿时和青年时的温馨记忆中,而后来,则是无数次地重复着那场决斗。

不,并不是重复。

每一次,每一次的源氏,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死去。而且,都是为了他而死。

一周目,苦无穿心而死;二周目,刺客背后断首;三周目,长老暗卫万箭穿心;四周目,房屋倒塌被压身亡……

每次都是同样的决斗开场,但是当决斗持续到最后的时候,源氏总会像预知了什么一样保护着毫无所知的自己躲过重重危机,最后为自己挡下致命的攻击。

半藏的意识被禁锢在梦中青年的自己的身体里,只能一次次地看着雀儿充满希望的灵动眼神越来越麻木,看着鲜血从弟弟的身体里溢出,看着他微笑着覆上他的眼睛,说:“不要看,哥哥,我真的不疼。”

绿发的青年抱着轮回的记忆,在无尽头的死循环中不顾性命地横冲直撞,想要让毫无所觉的兄长离开这个鬼地方,即使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于是他只能被动地、一次次地重复着死亡的命运,直到被禁锢在这个不知名的异空间中。

直至半藏的身体被复原,回到现实。

这个空间的法则便是等价交换,以一具终将死去的身体和被永久捆缚失去自由的灵魂换得兄长的生存,也是一场划算的交易。

最后一场梦境中,青年将兄长压在身下,让他躲过了被木柱砸断脊柱的命运,安详地闭上了眼,眼睑遮住了空洞的眼神,而眼底还残留着几分欣喜和安心。身上的伤口全部消失,只有最初的心口致命伤仿佛被停止了时间,鲜血仅仅是染湿了胸前的一部分衣物。

最后的最后,源氏缓缓沉入黑暗的身影,刻在了半藏的心中。

他已经,死了。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