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梦醒(三)(完)

(BE注意)

(这章没什么要说的了已经完结了hhh)

也许梦境并不能说明什么,然而这场整整持续了两个月的噩梦还是让半藏身心俱疲。

噩梦中过于真实的场景让他精神疲倦,而察觉到他这个岛田家前家主到来的某些居心叵测的人们派来的刺客则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直觉告诉他,如果离开了花村,就会丢失什么很重要的线索。于是见过智械源之后的半藏在停留到这场让他渐渐麻木的梦境结束之后,才带着那根雀翎离开了花村,接着踏上了流浪的旅途。

即使已经接受了源氏已经死去的事实,但是被一次次揭开伤口也是十分痛苦的。

而且这个伤口,会流血,会化脓,会结痂,却永远不会痊愈。

半藏只能带着这个伤口,以赎罪之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仿若行尸走肉。

 

土黄色基调的阿努比斯神殿沙尘漫天,凝聚着埃及人民古老智慧的建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俯视着前来的人们,睿智的眼神穿透了他们的心灵。

伊利奥斯的蓝天澄澈透明,房屋鳞次栉比,屋前的野花倔强地开着,用自己的色彩点缀着这个城市。

好莱坞的夜晚被霓虹灯和电影海报占领,斑斓的色彩晃花了人们的眼睛,也迷惑了人们的心灵。人声鼎沸也寂静异常。

……

半藏带着他的翎羽,接着在世界各地游荡。他开始用自己的双眼去记录这个世界的景色,也更加深入地体会了,人性。

原本作为黑道家族岛田家的继承人,半藏学到了很多人性的黑暗面,贪婪、嫉妒、愤怒……那时候,幼弟纯粹到极致的濡慕和喜爱成了他的救赎。他则在无意中,将他唯一的救赎给毁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源氏的眼中渐渐多了些东西,也少了些东西。

如今的他,从很多人的眼中,读出了与源氏眼中曾经多出的东西很相似的情感,也发现了那些少掉的东西,是他的天真。

但再也没有见到过,和源氏一样的,明亮的黑瞳。

有人告诉过他,那不是单纯的濡慕,而是包含着矛盾与痛苦的爱恋。他才想起有一段时间,源氏的房间的花瓶中总是插着黄色的郁金香。

明明他的最爱是樱花才对。

只是,现在明白,早已来不及了。

 

他的下一站,是尼泊尔。

巍峨的雪山,梦幻的雪景和沉寂的寺庙,是尼泊尔和喜马拉雅山留给他的第一映像。

他在那里碰到了“源氏”的人生导师,禅雅塔。

“源氏总是疑惑自己到底是人类还是机械,因此在迷茫中遇见了我。”智械僧侣双手合十,静静地漂浮在空中,“拥有人类的记忆,他便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人类而厌恶自己的机械躯体,于是我教导他去接受自己的真实。”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只是一段人工智能,但是在我眼中,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灵魂。”

“智瞳引导他走向了融合。”

 

一年已过,半藏再一次回到了花村。

“现在改变还不算迟,哥哥。”

“你可以叫我哥哥,但你已经不是我的源氏了。”

跪坐在大堂的半藏惨然地笑着,再一次拒绝了前来的源氏的邀请。

“我已经无法被救赎了。”

救赎,已经被自己毁了。

 

花村的景色还是一如既往。

半藏坐在岛田家的光秃秃的樱花树下,一杯杯的灌着酒。

“只可惜樱花的花期已经过了,不然就能再看到那么美的樱花了。”

“源氏,你怪过我吗?”

“我知道你没有,不然也不会一次次地来救我。”

“可我啊,恨不得当时死的是我。”

“明明已经想放你自由,你却放弃自由选择了我。”

“曾经在你眼里,哥哥比自由和性命更重要。”

“其实在我眼里,你也比家族、比责任更重要啊。”

半藏睁开半眯着的眼,望向天空。

红月啊,真是美景呢。

 

“现在,哥哥来陪你了。”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