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1-3)

【如题,全是糖】

【OOC严重】

1.牵手

花村的樱花开了。

岛田家庭院里的那颗樱花树以往光秃秃的树枝上也缀满了层层叠叠的粉红色花朵,浅淡的樱花香氤氲飘散在空气中。微风拂过,偶有几片花瓣纷扬而下,随风而去,美得就像梦境一般。

绿发的少年一脸不情愿地拉着他兄长的衣袖往屋外扯,而长发的青年只能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毛笔,抬起手揉乱幼弟柔软的头发,黑瞳里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宠溺。少年也没管自己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接着扯着兄长的衣袖嘟囔着什么,而青年为了拯救自己快要被扯烂的衣袖,只能起身先往屋外走去。

源氏好不容易才将固执的兄长从没完没了的弓道练习和文书处理中拉了出来,当然不会白白放过半藏这难得的妥协。他匆匆忙忙地站了起来,追上已经拉开门向外走去的兄长,稳稳地牵住了他的手。

半藏的收回开门的手的动作只是微微一顿,又恢复如常。如果此时的源氏是站在他面前的话,就会看到他古板严肃的兄长脸上出现的、难得染上眉眼的笑意。

“哥哥,今年的樱花特别美!陪我去赏樱吧!”

“这棵樱花树年年开花你也看不腻。”

“和哥哥一起看樱花当然不腻了,而且母亲大人也准备了好吃的茶点呢。”

源氏欢快的语气让半藏不忍心拒绝,掌心属于少年人的稍高的体温更是让他不想放手。

他微微握紧了源氏牵住他的手:“那就……一起去吧。”

“耶!哥哥最好了!”

那天的樱花,真的很美。


2.亲吻某处

岛田源氏有着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

岛田半藏自始至终都是这么觉得的。

又一次在围墙上逮到了从游戏厅偷溜回来的源氏,半藏一看到那双清澈眼睛里满满的不安和一丝丝的尴尬,火气不知不觉就消了下去,也只能无奈地提着自己日渐成长的弟弟走回房间。

“哥哥……”被提在手中的少年感觉很尴尬,但是碍于兄长的威严没怎么敢挣扎。

兄弟俩沉默了一路,直到回到了房间,半藏将难得安稳的弟弟放在了榻榻米上,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沉默继续蔓延,源氏眼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浓重。

半藏觉得教训够了,才慢悠悠地开口:“早点睡吧。”

“可是,哥哥,不怪我吗?”源氏觉得半藏的平平的语气里似乎包含着失望和愤怒,内心更加慌乱了起来,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扯住兄长的衣摆,反而扯住了……发带?源氏愣住了,脸上不禁泛出了红色。

半藏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无奈的神色,他将自己的发带从弟弟的毒手中解放了出来,轻轻地戳了一下源氏的额头:“也算我管教不严吧,怎么会怪你呢。”

源氏终于从惊愣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飞速躺下将自己裹进了被子,只剩一头绿发露在外面。

“害羞了?”半藏虽然疑惑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做出这种动作,但是幼弟的表现让他感觉很新奇。

“才没有。”被子里传出了源氏闷闷的声音。

“那就好好睡觉。”半藏把幼弟从被团里扯出来,将被子整理好给他重新盖上。

他俯下身,唇轻轻地贴在了源氏的眼睛上。

“晚安吻,好梦。”

转身离去的半藏没看到源氏整张都红透了的脸。

你的眼睛纯净地倒映了整个世界啊,源氏。

面对这么一双眼睛,我又怎么忍心怪你呢。


3.玩游戏/看电影

冰释前嫌之后,在守望先锋终于与弟弟重逢的半藏其实内心是很欣喜的。

前提是,没有游戏机这个情敌。

“源……”

“兄长,请等我把这盘游戏打完/这个BOSS推掉/这关闯过去。”

这样的对话重复了无数次。半藏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弟弟聚精会神地打着游戏,半点精力都没有分给自己这个哥哥。

而一般等源氏结束游戏,都会被人叫走。

于是,几乎所有守望先锋的特工都接收过来自半藏的眼刀。

当然,占据了源氏大多数闲暇时间的游戏机接受的怨念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哥哥……要不要……一起玩?”即使躯体已经半机械化,对于眼神的敏感度更胜往昔的源氏自然不会对半藏的眼神视而不见。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快被灼热的视线灼穿,但是误解了兄长意思以为他居然对游戏机起了兴趣的源氏向自家一向对游戏不感冒的哥哥挥了挥手中的手柄。

由于自从和解后就很少拒绝弟弟请求(?),半藏就算知道源氏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也挪到了他的身边,拿起了空置的另一个手柄。

它本来是属于宋哈娜的。

半藏以往三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来都没有与游戏,手柄和游戏机产生过任何交集,游戏开始时为了弄懂各个按键的功能就花了半天,跟源氏合作自然是没有打通这个游戏。

“GAME OVER”的音效再一次响起的时候,半藏说什么也不想拿起让他手忙脚乱的手柄了。

源氏反而笑了起来。

“……源氏。”

“抱歉,原来兄长也有不擅长的事情。”

半藏几乎可以想象出面罩下那张灿烂的笑靥,即使它被泛着冷光的金属覆盖。

或许,这样也很好。


评论(1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