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4-6)

【5可能不是特别甜的糖】

【OOC非常严重请注意,我觉得他们的人物性格像脱缰的野狗一样(?)】
【半夜喝了酒感觉像疯狗一样的文风是我的错觉吗????】

4.约会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夏日祭。

岛田半藏看着兴冲冲跑在前方还拼命朝自己挥手,催促自己快点跟上的幼弟,墨黑色的短发被束在护额中,像主人不服输的性格一样竖立着,已经褪去婴儿肥而初露俊美轮廓的脸上满是欣喜的笑意,被自己亲手收拾穿好的淡青色和服因为过大的动作幅度而显得有点松垮。他觉得原本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更加疼了。

作为岛田家的少主,半藏几乎没有无忧无虑玩耍的时间,属于少年人的激情和热血也因为家族的责任和可以步入青年的年龄而消失,所以他对于源氏这样活泼叛逆的性格很是头疼。当然,无奈的同时也十分纵容。

这一日的外出,便是半藏纵容的结果。

被弟弟从繁杂的事务中挖了出来,得到了父母无声的允许之后,帮笨手笨脚差点把母亲亲手制作的和服扯烂的弟弟穿好衣服,看他欢呼一声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再慢慢沿着他的脚步走出岛田家,叹了一口气。

“哥哥!为什么不跟上来!难得甩掉家里那群老头子的!”意识到自家兄长正在走神,源氏又一溜烟儿跑了回来,气鼓鼓地牵过兄长的手接着往前跑。

“……啊,抱歉,源氏。”被迫抛弃岛田家少主形象而在大街上跑起来,半藏觉得有些失礼,但又舍不得将手松开,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要说夏日祭最盛大的节目,便是烟火了。

借着“牵着手就不会让你走丢的”的理由将源氏牢牢绑在身旁的半藏无视了源氏“我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要牵着哥哥的手”的嘟囔,跟着源氏在人潮中来回穿梭。

少年对于新奇的事物总是很感兴趣,在面对夏日祭上各种各样的新奇小玩意儿和小吃之后,源氏就将因为像小孩子一样被哥哥牵着以防走丢而产生的些许不快抛在了脑后,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夏日祭就接近尾声了。

“哥哥,我们,去看烟火吧!”熟知祭典流程的源氏自然不会放过烟火表演,他依旧拉着兄长的手,即使手心早已因为过高的温度沁满了汗水。

站在高处的草地仰望,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炸裂,人造的各色光芒让漆黑的天空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他倏然低下了头,明明灭灭的烟火倒映在源氏晶亮的眼眸。

“其实,我们是在约会吧,哥哥。”源氏突然开口。

那时半藏觉得,源氏其实,什么都知道。

 

5.亲吻

那可能是他第一次去亲吻他的弟弟。

那时源氏正好在守望先锋的基地中进行数年一次的检修,并且更换维持机体运作的营养液,而半藏则是在他们和解后,第一次来到这座基地,也是第一次看到源氏那副机体下仅存的、属于人类的脆弱躯壳。

随着齐格勒博士一层层地褪下外层的金属护甲和仿生肌肉,站在无菌室玻璃窗外的半藏的眉头则是越皱越紧。

布满伤痕的脸,人造的脊柱,残缺的躯体都在刺痛着半藏早已麻木的心。唯独一双一如既往的眼睛,才让他有了些许安慰。

“你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原谅我的呢,源氏。”他喃喃自语。

 

完成了拼装之后的源氏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陌生的新躯体,辞别了仍然在忙碌的博士,打开了无菌室的门。

“说实话,兄长,你能陪我来,我很开心。”源氏一看到半藏紧握的双手和蹙起的眉头就知道他又开始自责了,心中不免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让兄长陪着过来,只能急忙出口补救。

“……就算你变成了这样,也能原谅我?”半藏的声音带上了微微的颤抖,他的手仍未松开,而是握得更紧,鲜血沿着指缝流了下来。

源氏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见到久别的兄长之后,自己越来越像以前的他对待自己一般了:“虽然我的躯体是冰冷的,但是好歹,我还活着。”

半藏松开了拳,染上鲜血的手指按上了源氏头盔后方的开关,然后伸手将他的面具脱了下来。

“兄长,你……?”源氏因他的动作很是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古板有礼的兄长,是不会做出这种举动的。。

这是半藏第一次去亲吻源氏,他将冰冷的躯体揽在怀中,只是单纯的将唇印在了他的唇上,将他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堵住,又仿佛是在确认着什么。

源氏彻彻底底地愣住了。此时,半藏松开了对他的禁锢,开口:

“因为你还活着,我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就让我,放纵一次吧。”

 

“……兄长啊,你怎么这么迟钝呢。”

“我没有反抗,不就是代表了接受吗?”

 

6.换穿对方的衣服

“妈妈,源氏不想穿这个!”粉嫩的小团子扯着身上看起来完全不合身的黑色和服,鼓着包子脸满脸不情愿。

“母亲大人……这……”而幼年的半藏则是套着身量明显偏小的青草色和服,眼中盛满了尴尬。

“这不是很合适吗?”温婉的妇人轻笑着将兄弟俩推到了父亲面前,“看,很有趣吧。”

 

“所以说,妈妈把哥哥的衣服给我穿了?”源氏惊奇地瞪大了双眼,“难怪一点都不合身,原来是哥哥的!”说着就想把脸往自己身上的衣服上蹭。

“源氏,不要对我的衣服做出奇怪的举动。”半藏扶额,“不要把鼻涕蹭上去,乖乖站好,我要去训练了。”

“每天都是训练,哥哥都没时间陪我玩了。”小包子一脸委屈,“衣服上有哥哥的味道我才要闻呢,而且蹭蹭才不是什么奇怪的举动呢,妈妈就很喜欢啊。”

“好吧,可是今天的课业是不能落下的。源氏,跟我一起去演武场吧。”

“诶?”

“不是要哥哥陪你吗,等结束了我陪你去看花灯,之前就只能委屈你看着哥哥了。”半藏刮了刮他的鼻梁,抱起了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小豆丁源氏,抬腿就往一个方向走去。

“可是哥哥……”

“嗯?”

“我们的衣服还没换回来啊。”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