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7-9)

(果然一到两个中年人就没办法甜到发腻了)

(OOC严重,慎入)

7.cosplay

三十五岁的岛田源氏最近非常苦恼。

问题就出在前一段时间刚加入守望先锋的他的兄长,岛田半藏身上。

自从那次花村见面之后,半藏对待源氏的态度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激烈,不冷不热。就算半藏如今已经加入了守望先锋,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是淡淡的,完全不似久别重逢的兄弟,反而像是陌生人一般。

机械忍者沉默着坐在特工休息室的一角。而空旷的休息室仅剩的另外两人,就是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大声谈笑的宋哈娜和莉娜。

“嘿亲爱的!你看起来好像很苦恼。”源氏正在思考着怎么跟兄长和好,一只手冷不防地拍上了他的肩膀。他下意识想拔出胁差,一回头却发现拍了自己的英国姑娘正满脸好奇地盯着自己。

“莉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以为自己的面罩脱落才让莉娜看到自己表情的源氏尴尬地抚上自己的面罩,发现它还乖乖地待在原处,不禁疑惑粗线条的莉娜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和哈娜坐在那——么——远的地方都感受到你散发出来的气场了。”莉娜一个闪回回到沙发旁向他挥了挥手,将被她抛下的宋哈娜拉了过来,“亲爱的,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苦恼呢!”

 

“诶——”

空旷的休息室里不久后传来了女声二重奏,源氏有些手足无措。

“既然是这样的话,”宋哈娜调皮地眨了眨眼,变戏法似得从茶几下面抽出一身衣服,“DVA觉得如果你穿着这个去见半藏说不定会有奇效。”

“穿这个应该是,你的家乡不是有种说法,唔,让我想想,”莉娜皱着眉头在脑海中搜索着词汇,“哦!我想起来了,是叫‘cosplay’对吧!”

“可是……”

源氏看清了宋哈娜手中布料的原型后觉得他已经没力气去吐槽了。

 

 

次日,半藏在他的宿舍门口碰见了源氏。

“……源氏?”半藏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他的弟弟,虽然五官和身形都很相似,但是……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穿着女仆装来见我。”他觉得如果不是他的情绪控制能力比较过关的话,现在大概脸红了。

源氏常年被面罩遮盖的苍白的脸曝露在人造光线下,泛着不自然的红晕,脸上的瘢痕被特殊的物质掩盖,博士特制的头盔也被脱下。鸦羽色的长发垂在背后,简单的黑白色女仆装层层叠叠地覆盖了他的机械身体,甚至还带着蕾丝的花边点缀。

“兄长,不喜欢吗?”源氏尴尬地拉了拉裙角,小声嘟囔“莉娜他们说应该是有用的啊。”

半藏僵着一张脸将自家弟弟拉进了他的宿舍。

“源氏,以后别这么穿了。”

 

“对了亲爱的,你那身女仆装哪里来了?”莉娜凑到宋哈娜的耳边小声问道。

“这是秘密哟。”

 

8.逛街

“源氏,乖乖待在家里不好吗?”黑发少年一只手扶着额头,另一只手扯住活蹦乱跳想溜出兄长视野范围的自家的熊孩子的围巾防止他乱跑,“哥哥只是出来帮母亲买些东西而已,你说是要跟过来其实只是想出来玩吧。”

被说中心事的源氏难得没有狡辩,而是在兄长的威压下乖乖地回到他的身旁牵着他的衣角。

半藏只是轻轻地瞟了一眼安静的幼弟,拿出母亲交给他的清单,走进了第一家店

 

“哥哥,这个好重啊。”源氏自告奋勇帮半藏拎了些东西,可用双手提了没多久就开始喊累。

半藏将左手的清单放回衣兜,空出手来揉了揉又开始装委屈的源氏柔软的头发:“刚刚谁说帮我分担点东西的?”

“可是好疼啊。”幼童可怜兮兮地将被勒红了的双手伸出来给兄长看,“而且也走不动了。”

“真拿你没办法,把东西拎好了。”半藏用仅有空余的左手将幼弟抱了起来,无视了他的惊呼,“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回去吧。”

“可是,哥哥,你不累吗?”

“哥哥怎么会累呢。”长发的少年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我可是,兄长啊。”

兄长就应该保护你啊。弟弟。

 

9.和朋友消磨时间

想找到一家白天营业的酒吧,还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特别是当你的朋友将他形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

岛田源氏推开了一家名叫“Western”这个听起来就很没品的酒吧门时,扑面而来的烟味让他皱了皱眉。

酒吧不算大的空间因为没有几个人而显得很空旷。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同样也代替了昏暗的灯光。吧台边的调酒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略微抬了抬眼就算是欢迎。

忍者敏锐的五感让他很快找到了约他来喝酒的朋友,杰西·麦克雷。

一如既往的牛仔打扮,不过少了那件碍眼的红色风衣和几乎同他形影不离的牛仔帽。他坐在吧台边,像往常一样叼着雪茄。

很明显,源氏闻到的烟味都是拜他所赐。

“叫我来有什么事?”机械忍者拉开麦克雷身旁的座椅,坐了下来。

“没事不能叫你来吗?你看,难得今天没有任务,我们就不能用男人的方式来交流交流吗?”麦克雷漫不经心地抖了抖烟灰,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以你的无聊程度,我可是会相信的。”

“好吧好吧,我投降。这话要是被你哥哥听到,我估计又得吃一发爆炸箭了。”

 

被齐格勒博士严令控制酒精摄入量的源氏自然不会喝多少,但是因为许久没有喝酒的缘故,他还未喝到到博士界定的限制量时,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窗外的太阳已经快落入地平线下,淡红色的夕阳无知无觉地浸染了整个世界。

“好了,带他回去吧。”牛仔收起了浮于表面的轻佻,视线直直的落向从酒吧外进来的男人。也只有他才知道,这个男人在门外躲了多久。

半藏抱起已经开始说胡话的源氏,微微朝麦克雷颔首。

“你后悔吗?”麦克雷忽地出声。

“岛田家的人从不后悔。”

 

“哥哥是笨蛋。”

在他怀中的源氏小小声地说。

“好好好,哥哥是笨蛋。”

半藏卸下他的面甲,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唇。

也只有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才会表现的这么温柔。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