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融雪

(请关爱取名废别吐槽这个名字谢谢【土下座】)

(来自微博太太的藏源输血梗)

(不知道是糖还是刀)

(融雪音同溶血)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安吉拉·齐格勒博士甚至不顾她向来优雅的形象开始拉扯自己的头发缓解内心的焦躁。

战场上果决坚强的女武神又一次在面对战友急剧流逝的生命时束手无策。

而躺在她面前手术台上的人,或许已经算不上是人了,仅存不到三分之一的肉体上插满了维持生命的管子,心脏有一道狰狞的贯穿伤,视线甚至能穿透不存在的皮肉窥探到内部微微起伏的部分脏器。四肢只有右手尚且还算完好,左手手臂齐根断去,双腿不知所踪。源氏在昏迷中仍然因为疼痛而表情狰狞,呼吸器上的参数显示着他的生命迹象正在减弱,这些让金发的医师更加不安。

已经卸去了护甲与仿生肌肉的身体被紧急带到无菌室进行手术,而此时博士对手术如何进行仍旧毫无头绪。

这一次的任务异常凶险,不知道智械是从何得知源氏是个半机械人这一点,在交战时利用了他的弱点。女医师很清楚,虽然她已经竭尽所能将保护措施做的很好,但是源氏包裹在机甲内的肉体仍然是他的致命弱点,只要药剂透过缝隙侵入他脆弱的肉体,只要破坏了他的大脑,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更加不巧的是,源氏对人工血液有着不明原因的排斥。

当时博士猜测是因为岛田家蕴藏在血液中那传说中的龙神之力的排他性,但是由于对源氏当初残留的血液研究并没有收到什么成效,也就搁置了。

安吉拉恨不得把当时将血液样本封存起来的自己揪出来狠狠打一顿。

因为这次智械所用的药剂,既不是剧毒化工品,也不是腐蚀性的溶液,而只是渗透性极强的血液溶解剂。

源氏现在的躯体,就算只是缺少极少量的血液,也是致命的。就在他被送到急救室时,已经处于极度贫血的状态了。

博士能做的,只是用其他的液体通过机器替代血液的功能暂时吊住他的命,再另想办法。

毕竟,忍者宁愿选择安宁的死亡,也不会愿意被拴在机器旁痛苦的渡过余生。

 

“岛田……半藏先生?”久思无果的安吉拉只能离开急救室准备去找温斯顿商量解决办法,却在门口碰到了源氏古板的兄长。

“博士。”半藏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他……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好,不,应该是十分危急了。我现在正打算找温斯顿商量。”安吉拉揉了揉太阳穴试图缓解过度思考产生的抽痛,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这次的任务让他缺失了大量血液,造血干细胞好几年前他被我救回来之后就活性降低,都是靠人工培养之后输进去的,而且他对人造血液又有排异反应,不能直接输入。如果不是送来的及时让我能吊住他的命,怕是只能参加他的葬礼了。”

沉默蔓延在医院的走廊上,当安吉拉急匆匆地打算抱着源氏的检查报告离开时,半藏开了口:

“……用我的血,可以吗?”

“什么?”博士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血型和他是一样的。”半藏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非准备贡献出自己的鲜血一般。

安吉拉听源氏说过,他的兄长保守得就像一个古代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除却妨碍练习的指甲会修剪之外,连头发都很少去动,更不用说抽血了。

而在她面前,在源氏口中古板严肃,在再见之后甚至有些隐隐排斥的兄长主动要求给他输血,女医师只有沉默。

这两个人,别扭的样子还真是如出一辙。

“抱歉,请稍等一下。”安吉拉将半藏领到消毒室之后,告了声罪,匆忙回到了手术台前,将为了治疗方便而拆下的零件装回去了一部分,让源氏的躯体看上去完整了,当然,也只是看上去而已。

只是因为他昏迷前的一句话。

“博士,如果哥哥……来看我的话。请不要……让他看到我……残缺的样子。”

 

半藏和衣躺在病床上,有着龙纹的左手臂上,连着一根输液管。鲜红的液体顺着管道流入机器,再流进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源氏的身体里。

他微微侧头,黑发的幼弟正无知无觉地躺在那里,呼吸器替代了以往面甲的作用遮盖了他的大部分面容,那张面孔上虽已布满瘢痕但也丝毫不损他的英俊,顽固翘起的黑发就像主人一般倔强,往日难得一见的晶亮黑眸也阖上了,他的样子就像儿时依偎在自己身边睡着了一样,透着满满的安心感。

他知道自己来了吗?不,肯定没有。半藏在内心自我否定着,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眼中带上了缱绻的温柔。

他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有愧疚,有悔恨,所以无法好好面对,只能借自己讨厌智械的缘由一次次将试图靠近的弟弟推开,就怕再一次的伤害。

他不是没看到源氏被拒绝时失落的样子,也不是不知道他在暗地里仍然称自己为“哥哥”。

这个亲密的称呼,就像穿越时间回到了过去一样。

但是,他不敢。

他怕自己沾染上罪孽的双手再一次染上他的血,他怕自己即将失控的心将他拉入万丈深渊。

毕竟是,血脉相连。

鲜红的血液缓缓流淌,安吉拉在为他们连接好仪器之后就离开了。安静的手术室里只有机器的微小轰鸣声与鲜血轻微的滴答声。

半藏缓缓闭上了眼,失血带来的轻微不适与得知弟弟即将平安无事而带来的安心感让他有了些困意。

就用我的血液,来让你的灵魂苏醒吧。

 

评论(5)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