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惊梦

(请关爱标题废别吐槽我这个辣鸡名字23333)

(糖里有刀,谨慎食用)

早春的清晨,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香气。花村的寒气未褪,岛田城内樱花树光秃秃的枝丫上却早早地缀满了粉红色的蓓蕾。

又一次夜半从高墙外的游戏厅内偷溜回来补眠的少年一大早就被兄长从被窝里拉了出来,青草色的发丝无精打采地耷拉在头上,一把抓起被仆人叠放在床尾的衣服就胡乱地往身上套。源氏眯着眼,凭借着接受良好训练身体的条件反射与长久养成的习惯,硬是在半梦半醒中完成了穿衣洗漱的工作。半藏抱着双臂站在他身后,刚想给胞弟一个暴栗,源氏就仿佛预知危险似的回过头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乖巧的样子反而让半藏下不去手。

“哥,你怎么在这儿?”三分钟后,彻底清醒的源氏还是没逃过被自家兄长敲的命运,只能捂着头问道。

“你又忘了?”半藏板着脸看着源氏一副疼的龇牙咧嘴的样子,明知道是装的,心也蓦地软了下来,连带着语气比平常也温和了几分,“谁前几天缠着我要去赏樱的?”

“我投降,我投降。哥,我不是故意忘记的。”源氏也忘了要装可怜了,只希望兄长别因为自己爽约一怒之下拂袖而去,“我错了还不行吗。”

“哼,这会子知道认错了?”

“是是是,哥哥大人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等等,源氏。”半藏的视线转移到了源氏的身上,准备检查一下他的仪表,却不禁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你这身衣服,是母亲大人送来的?”

“啊?”源氏有些摸不着头脑,等他顺着兄长的视线看向自己身上的衣物时,脸“轰”的一下就红了,“这、这不、不是母亲前段时间在做的衣服吗?我还以为是礼物,之前还夸了两句。”

深粉色的女式和服服帖地穿在少年的身上,显然是精心制作的。零星的花瓣图样点缀在上面,与半藏身上的藏蓝色和服上的图案相映成趣。

绿发的少年一张脸红了个彻底,捏着兄长的衣角死活就是不肯挪步了:“哥,你帮我去拿套男式和服好不好,这么出去……”

“怎么,情侣装不好吗?”半藏古井无波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打趣道。

“不是不好,只是……”源氏都要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男孩子穿粉色,太奇怪了吧。”

“还是别换了。”其实挺好看的,半藏心想,但是实话说出来自家弟弟肯定要生气,只能胡乱扯了个了理由,“在家里赏樱而已。”

 

等半藏拉着磨磨蹭蹭就是不肯出房门的源氏成功坐到樱花树下时,已经是接近晌午了。

被强拉过来的源氏盘腿坐下,不适地拉了拉自己身上过于鲜艳的和服又不好在庭院里直接脱下,只能闷闷不乐地啃着盘子里的点心,连抬眼看一样樱花的兴致都没了。

“怎么,不开心了?”不知何时,半藏凑到了他的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朵上,忍者敏锐的感官倒成了弊端。源氏也不管手上还残留着不少糕点屑,捂着红透的耳朵,板着脸,一言不发地往外挪了挪。

半藏也不恼,伸手往自家不省心的弟弟额头上戳了一下,漆黑的眼中漾出了笑意:“谁当初求我来陪的?又闹别扭了。”

“哥你让我不换我就不换了,还不行。”源氏不想理这个表面古板内心腹黑的兄长,就把头扭向一边。

“这就算是我收取的代价好。你不是要来赏樱吗,点心都吃完了,樱花都没看一眼。”

“哼。”

 

梦中鼻翼上仿佛环绕着青草的味道,樱花的淡香与点心的甜香,但梦醒之后又消失无踪。

源氏呆呆地在床上坐了几分钟,伸手将面具扣在了脸上。

没有任何的气味。

也对,出自博士之手的东西,自然是过滤了所有对他的身体有害的东西。源氏默默地想着。

也只有当时的血腥味,经久不散,让他呼吸时都几欲呕吐。

 

梦中少年身上的淡淡皂角香气似乎还残留在身上,却被更加浓郁的酒味覆盖。

半藏揉了揉因为宿醉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将弓背在背上,离开了暂居之处。

回忆也不过是回忆罢了,他已经死了。

岛田半藏呼吸的理由,便是赎罪。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