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10-12)

【姑且算是七夕前的贺文(看心情七夕还会更一章)】

【OOC,慎入】

10.戴兽耳

入夜已深,即使是保守复古如岛田家,也或多或少被现代科技的便利所打动,五颜六色的灯光取代了不甚明亮的烛火,成了新的照明工具。

寂静的回廊上只有轻微的脚步声,身量尚小的少主此时才结束了一天的繁杂课程,准备回房休息。

屏退了侍女得以独处之后,初露雏形的威严表情才柔和了下来。

拉开房门,摸索着打开了暖黄色的小灯,不出意外地在房间里看见早上收进柜子的床铺已经在地上摊开,不知道是第几次躲开侍卫偷溜进自己房间的胞弟再一次在睡梦中用被子将自己卷成了寿司,也将床铺搞得乱七八糟。

本就有些少年老成的半藏觉得自己的心更累了。

光是把源氏从被子卷中解放出来就花了不少的力气,而依旧沉浸在梦中的源氏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味,被半藏抱起了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赖在怀里一动不动了。

原本就因为怕打扰了幼弟睡眠而小心翼翼的少年更是僵在了原地,只能一只手环住怀中睡的正香的孩童,另外一只手整理被折腾得乱糟糟的床铺。

然后,意外地在枕头下摸到了本不该存在于少主房间的东西——一副黑色的猫耳。

白天在武道场的时候源氏就捏着这副熟悉的兽耳想趁自己不注意来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半藏自然是没有让他如愿。这会儿,见这小家伙贼心不改,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悄悄地捏了捏沉睡的胞弟的鼻子,看他因为呼吸不畅而微红的脸颊,鬼使神差地将这副猫耳给源氏戴上了。

小家伙似乎在梦见了什么好吃的,砸吧着嘴往自己身上蹭。兽耳从反翘的黑色头发中冒出,给这个平日在家中闹腾的不行的混世小魔王添上几分乖巧,像一只猫科动物,安安静静地蜷缩在主人的怀里。

半藏低下头给了源氏一个额吻,然后轻手轻脚地抱着自家的小猫躺了下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陷入睡梦。

“源氏长大了要做哥哥的新娘!”

梦中才四五岁的团子尚且带着奶香,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半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将这句话,记得这么久。

 

11.穿娃娃装

年仅四岁的岛田源氏觉得自己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母亲生下他之后就热衷于将他当成女孩子养,而父亲和兄长在母亲面前只能保持沉默。模糊地有了性别观念的源氏自然是不太愿意去穿自己观念中属于女孩子的可爱的衣服,但每次面对母亲温柔的笑脸,也只能败退下来。

于是,又一次地,源氏被迫穿上了娃娃装。

 

岛田半藏至今都觉得,自己家里养的不是弟弟,而是可爱的妹妹。

母亲层出不穷的花样让源氏几乎是每天一个新造型,粉嫩嫩的包子脸本就没什么杀伤力,更不用提什么男子气概了。

反倒是他板起脸故作生气的时候,婴儿肥的脸颊总是让人有一种去捏一捏的冲动。

当然,即使经历了无数次弟弟的女装体验,半藏在看到前一晚还黏在自己身上睡觉的胞弟穿上娃娃装时,还是会脑中一片空白。

当时的半藏,还不知道有一个字,叫做“萌”。

 

12.亲热

深夜时分,半藏在围墙边久候不得偷溜出去的胞弟,只能自己出去寻找。

因为早就对源氏的行踪了如指掌,他并没有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在酒馆中几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源氏。

想着就算这会儿呵斥他他也听不进去,何必和醉鬼计较,黑发的青年叹了一口气,只能认命地背起了已经开始说胡话的源氏,吩咐一边赔笑的酒馆老板将账单寄回岛田家。

而源氏一到他的背上,就忽的安静了下来。

一路上只有半藏的脚步声。

他突然开始怀念以前源氏缠着他叽叽喳喳讲故事的时光。

 

绿发的少年好似睡着了一般,闭着眼伏在兄长的背上。

半藏将源氏背回了他的房间,铺好床,将背上似乎已经醉的睡着了的胞弟放下来,轻轻地安置在了床上,不想手臂上传来一股大力,生生让他也倒在了床铺上。

满身酒气的源氏意识还沉浸在混沌之中,只是凭感觉找到了身下人的唇,下意识地像小兽一般撕咬着,不多时就出了血。

胞弟青涩的技术让半藏有些无奈,只能将在身上作乱的源氏翻身压住,才将自己从这个毫无情趣的吻中解放了出来。

随手抹去了嘴唇上残留的血液,“看来明天要向父亲解释的东西又多了一项。”他自言自语道。

源氏脸上迷茫的表情很好地取悦了半藏,他俯下身,在源氏的唇上摩挲着,就是不肯深入,而源氏则是遵循着掠夺的本能想要张开口,却反而被身上的人将剩余的几分意识都消磨殆尽。

半藏适时地结束了这个吻,让源氏免于窒息而死,而源氏由于呼吸不畅而涨红的脸颊和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的、充满了水雾的眼睛,反而让半藏没了继续下去的欲望。

罢了,还是等他清醒了再说吧。

黑发的少主在不知何时已经睡过去的胞弟额头上留下一个轻吻,给他掖好被子,拉上了房门。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