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13-15)

【这三题是真的难写】

【七夕贺文水了真是抱歉QWQ】

13.吃冰淇淋

时值盛夏,令人生厌的刺目阳光烘烤着地面,蒸腾起了炽热的空气。一到这种时节,就算他的机甲身躯安装了会自动散热调节温度的散热孔,源氏仍然会觉得有些许不适。

在他的印象里,夏日是和汗水,暑气以及冰淇淋联系在一起。成为半机械人后他就失去了感知前两项的能力,所幸罹难后就无比热爱甜食的原岛田家二少主还能在齐格勒博士的监督下食用冰淇淋,虽然他的肠胃太过脆弱只能严格控制量,但好歹能不用喝味道千篇一律的营养剂,他还是很开心的。

自然,在守望先锋的成员中,大部分都很乐意在酷热的夏日来上一份解暑的冰淇淋,比起基地内先进的温度调节设备,这种冰凉的甜品能带给人一种幸福感。

当然,这里的大部分,绝对不包括厌恶甜食的岛田半藏。

 

在半藏的观念中,过于甜腻的东西只会消磨武士的意志,沉溺在虚幻的幸福感中。因此再见之后,源氏对冰淇淋的钟爱总是都让半藏颇为头疼。特别是源氏还特别热衷于在夏天拉着自己去吃冰淇淋。半藏很疑惑为什么源氏总是能在偌大的城市中找到他口中“最好吃”的甜品店。不过过腻的甜味总是让他仅仅尝了一口就放下勺子,让一杯冰淇淋化成了颜色诡异的液体。

甜品已经成了陷入僵局的兄弟关系的调和剂,至少在几次相处之后,两人之间的氛围没有那么尴尬了。

半藏不会承认,源氏吃冰淇淋时眯起眼的表情,特别像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的猫咪。而且他自己对于如今的相处方式,相当满足

这天,结束任务的半藏风尘仆仆地从中东赶回来,还是没有赶上源氏的休息日。几乎是他刚刚落地源氏搭乘着飞机出发了。一起去吃冰淇淋的约定自然也告吹了。

自小养成的古板严肃的面具掩盖了他内心的失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半藏匆匆洗了个澡,准备例行保养武器,却发现在房间中,多了一个小小的冰箱。

“哥,我知道你看见了。”光是看冰箱上贴着的纸条,半藏就能想象源氏写字时的俏皮表情,“这是新出的品种,一定要吃完。不准偷偷倒掉!”

冰凉的抹茶微微发苦,清淡的甜味蔓延在口腔中。

半藏露出了一个微小的笑容。

 

以往甜到发腻的冰淇淋,不过是小小的惩罚罢了。

源氏怎么可能不知道兄长讨厌过于甜腻的味道呢。

 

14.性别转换

“齐格勒博士,你在看什么?”在守望先锋基地的休息室里,周美灵凑到低着头行踪有些鬼祟的金发女医师旁,颇感兴趣的问道。

“美,你吓我一跳。”安吉拉下意识将手中的板子收了起来,看清眼前人是谁之后狡黠地朝她眨了眨眼,将板子递了过去,“你看,我最近新发现的软件。”

“wow,这可真酷。”周美灵会意,接过平板跟莉娜和查莉娅他们低声讨论了起来,就连平常有些冷漠的塞特娅都好奇地凑了过来。

“我把源氏他们的原型建模输入了进去,然后软件给出的性别转换后的样子真是出乎意料地可爱。”安吉拉微笑着向圈内的女性好友介绍着这款神器的软件,突然发现原本在一旁认真听着的秩序之光消失了,“塞特娅呢?”

“好像说是看着不过瘾就去实践了。”唯恐天下不乱的莉娜兴奋地回答。

 

“传送面板已上线,我们行动会更加迅捷。”

听到熟悉的提示音,刚从医疗室出来的源氏下意识钻进了身边突然出现的传送门,伴随着粒子的传送和重组,他迷茫地发现自己来到了休息室。

虽然我是准备来休息室找兄长,可是这个情况,好像很奇怪的样子。源氏心想。

休息室内所有的人都紧盯着他,而他要找的兄长,则是脸慢慢地红了起来。

别误会,这是被气的。

“源氏,你怎么……”

兄长怒气冲冲的样子已经很少见了,可是又是什么让他这么生气呢?

视野的角落的一绺黑发吸引了源氏的注意。他摸了摸头,入手的是顺滑的长发,这才发现,原本戴着面具和头盔的半机械人,变成了一个身穿机甲的普通的女孩子,甚至头发都被催长及腰。

他这才反应过来:“塞特娅?”

而此时光子建筑师正借着安装在出口传送门处的哨戒炮观察着休息室的动向,自然是不会出现在这里。

源氏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宋哈娜她们则乘机拍了不少她的照片。安吉拉假装看不到源氏求救的表情,兴致勃勃地跟美讨论着什么。

最后将他解救出来的,是平静下来的半藏。

 

“以后小心点。”

“跟我去找秩序之光。”

 

之后,莉娜在半藏的房间,找到了不少源氏的女装照。

 

15.不同的着装风格

【这要怎么写QAQ】

“源氏,源氏,起床了。”半藏揉了揉额头,挥退了在一旁诚惶诚恐的仆从,准备亲自将起床气严重的少年叫醒。

或许因为是兄弟的原因,睡眠被打断的源氏对仆从总是会大发雷霆,而对兄长则是一副乖顺的表情。

源氏被迫从美梦中醒来,意识尚未清晰,由于熟悉的气息在身旁,自然是乖乖地任由摆布。于是等他清醒之后,苦着一张脸向兄长抱怨:“为什么我非得穿这么碍手碍脚的西服啊。”

半藏也是一身与和风场景格格不入的西服,颇为无语道:“母亲大人要求我们这么穿着去赴宴。”

“哥,领带怎么打?”源氏皱着一张脸揪着胸前的一团布料,“好麻烦啊,我想穿训练服。”

尚未完全长开的少年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配上刚染成绿色的头发虽然有些搞笑,但褪去婴儿肥的英俊脸庞也加了不少分,可胸口那团几乎不成领带的布料让半藏颇为无奈。

费了不少劲才将几乎被打成死结的领带解开,顺滑的丝绸因为被粗暴对待而有些发皱,他轻轻用手抚平了褶皱,将布料绕过胞弟的脖颈旁的衬衣领下,三下五除二便打好了领带,无奈地摇头:“你啊。”

源氏很不习惯地拉了拉胸口的领带,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但也没有再闹着要换衣服,异常乖顺地让兄长整理好自己的仪表。

“什么时候能长大呢,源氏。”

“有哥哥在,源氏永远都长不大。我还要哥哥照顾呢。”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