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19-21)

【我踏马在写什么……】

【OOC注意】


19.正装

【划掉】礼服←满足作者的妄想

花村日常的一天。

而其中发生的非日常,则是始于一件衣服。

 

和平常一样,岛田家的少主在天刚亮的时候就睁开了眼,准备应付一天的事务和课业。

但是在侍女摆放每日所穿着衣物的地方,平日便于活动的训练服被替换成了精美的纹付羽织袴。

对于半藏来说,这种繁琐的礼装只有在大型活动和祭典的时候才会勉强穿上。他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却发现当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虽然对此抱有疑问,但是不知为何存放在房间内的便服全都不见了踪影,甚至是出声呼唤侍女都毫无回应,无奈之下,半藏只能一层一层地套上了礼服。

仔细将剑别在腰间,半藏拉开了房门,准备去叫醒再次赖床的弟弟。

自从源氏跟他闹别扭搬得离他的房间远远的,又对着来叫他起床的侍女大发脾气之后,半藏只能自觉接下了这个任务。

无人的走廊上只能听见足袋与地板摩擦的沙沙声。

天也慢慢亮了起来,灿金色的太阳露出了脑袋。

穿过长长的连廊,半藏刚走到源氏的房门前就听到了衣物摩挲的声音。

看来是起来了。他这么想着,直接拉开了门。

“源氏。”

暖色的阳光瞬间照亮了黑暗的房间。

背对着他、身着白无垢的少年仿佛受惊的兔子猛地窜了起来躲进了被窝。

即使只是一瞬,也足够让半藏看清他红的滴血的耳朵了。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想确定他走了没有,源氏偷偷探出了脑袋,但一看到他就又缩了回去。

“哥,你怎么还没走啊。”

半藏费了半天的劲才把羞得快钻到地里的源氏从被子里挖出来,但是源氏就算是跪坐在他的面前也会不自在地把脸别过去,双手不安的绞着衣角。

“才……才不是想穿这身衣服,只是没有别的可以换了。”

“是是是,我的小新娘。”

 

长发的青年揉着头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刚刚似乎做了个美梦,但是梦的内容……想不起来了。

绿发的青年在他的身侧呼呼大睡,嘴角微微翘起,似乎也在做什么美梦。

这样就好。

 

20.跳舞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学交际舞啊。”源氏气呼呼地把让他觉得难受的领带给扯了下来丢在一边,“而且还是女步。”

“如果不是你第十次把来教你跳舞的女老师给气走的话,也轮不到我来教你。”半藏把那团不成样子的丝织物理了理叠放在一边,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领结绑在了源氏的胸前,“而且不巧的是,我只会男步。”

“明明过几天的酒会只要作为继承人的哥哥你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求我学?难道让我去做哥哥的女伴吗?想傍上岛田家的女人都能绕日本一周了。”又一次被强行拉起来学交际舞的源氏一脸不爽地看着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兄长,“哥,你的手能不能别放在我腰上,很痒啊。”

“怎么,你吃醋了?”虽然被踩了好几脚,但是维持着严肃表情的少年眼中满是遮不住的宠溺和愉悦,“等你不踩我的脚的时候我就放手。”

就像是笃定自家学习能力不亚于自己的胞弟学不会交际舞一样。

不过事实上,源氏对这种双人舞一点都不感冒。特别是要穿着束手束脚的正装跳着早早就被规定好的舞步,让他对跳舞更加深恶痛绝。

基本上是跳几步就会被狠狠地踩一脚,半藏都开始怀疑弟弟是特地在报复自己让他跳女步,但是看到源氏脸上的困扰表情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啊,我宁愿去训练场待上几个小时也不想这么练下去。”一曲终了,源氏毫无形象地瘫在了特地准备的沙发上,“比挥剑还累。”

半藏则是无奈地看着自己布满脚印的皮鞋面:“源氏你的破坏力还真是,一如既往。”

“我能把这句话当夸奖吗?”短发的少年满不在乎地露出了笑容。

 

结果到最后,源氏还是没学会怎么跳舞。

 

21.做饭/烘焙

源氏不会做饭。

这是整个守望先锋基地的人都知道的。

这个半机械人就算是照着菜谱做都能做出十分奇异的口感,即使做出来的菜肴的颜色非常正常,甚至是看起来很是鲜艳可口。

在几次将盐和糖弄反,将酱油和醋搞错之后,源氏被忍无可忍的廖直接赶出了厨房,直接列成禁止往来的用户。

“可是廖带来的调味料颜色都很相近啊,还有那个什么生抽和老抽……完全分不清楚。”

源氏表示十分无辜。

 

半藏会做饭。

这件事大概就连源氏都不知道。

下厨这种充满烟火气的事跟半藏严谨自持的气质完全不符,甚至难以想象他会心甘情愿地为谁洗手作羹汤。

但是事实上,半藏会做的东西还不少,味道也还不错,不过大部分都是日式料理。

因为源氏偏爱和食。

 

于是某一天,在目击到半藏走进长期被魔王廖掌管的、属于后勤部“禁地”的厨房时,莉娜与宋哈娜都是一副世界观崩塌的样子。

特别是过了一会儿半藏也没被廖赶出来时,两个人几乎都要石化了。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们直接拉上了坐在一边打游戏一脸不明所以的源氏从侧门偷溜到了厨房门口。

当然,早就察觉到他们动作的廖并没有阻拦,直接当做没看见一样去找莱因哈特了。

透过门缝,源氏第一次看到了兄长做饭的样子。

对于精于刀法的岛田家少主,切菜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是几分钟材料就准备好了。虽然不擅长调味,但是对大部分菜谱都有部分了解的源氏从放在一旁的材料就猜到了兄长要做什么。

天妇罗啊,真是怀念的味道。

随着油炸的滋滋声,没来得及被抽烟机排出的油烟充斥了有些空旷的厨房。

烟雾中若隐若现的兄长专注的脸,让源氏有些眼角泛酸。

不知道这份认真,是为了谁呢。

趁着两个女孩子还认真地观赏着难得一见的场景,源氏悄悄地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回到房间的源氏,发现桌上摆上了一盘眼熟的天妇罗。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