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22-24)

【唔,这次的兄弟其实挺可爱的23333】

【更新时间成谜,文风成谜,还忘了打tag】

【OOC注意】

22.并肩战斗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任务。

多年前应该已经结束的智械危机的余波仍然波及了世界各处,在温斯顿重新召集并且建立守望先锋之后,即使只能在暗处活动,清除有危害的智械依旧是这些特工们的首要工作。

硬要说这次任务的特别之处的话,就是连在基地都很少碰面的岛田兄弟十分难得地都在人员名单上。

几个月前突然加入守望先锋的岛田半藏,作为基地内老牌成员岛田源氏的哥哥。却有意无意地躲着他,这让希望促成两人和解的金发女医师很是苦恼,思来想去,还是拜托温斯顿促成了这个任务。

当然,无论是源氏还是半藏,在任务开始前,都是完完全全地被蒙在鼓里。

于是,在到达任务地点后,齐格勒博士无奈地发现,自己的计划似乎弄巧成拙了。

甚至兄弟间的气氛较之前更为沉闷。

 

被智械大肆破坏的建筑物几乎已经看不出往日的辉煌,弯损的钢筋大喇喇地裸露在外面,满地的碎石沙尘。狂风吹过,呛人的烟尘弥漫在街道上,刺目的阳光让人眼睛生疼。

作为狙击手的半藏并没有被恶劣的坏境影响,过人的视力此时显出了它的优点,他维持着刻板的表情,一丝不苟地将箭搭在弓上,鹰隼般的锐利眼睛在这片偌大的战场上搜寻着敌人。

而远程攻击只有手里剑的源氏,则是遵循着后方的指示潜入了智械的营地。半机械人的外壳成了很好地保护色,而忍者善于隐蔽的特技更是将他的人类特质降到了最低,让他看起来就像普通的智械军团中的一员。或许只有那些斜躺在地的破铜烂铁才知道,源氏手中的那把龙刃有多么的锋利。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智械数量的不正常减少,源氏的存在慢慢被被智械中的指挥官察觉到了,而迎接半机械人的是无数泛着红光的钢铁怪物。

包围圈慢慢缩小,源氏索性放弃了用手里剑强行破坏智械电源的方法,小心翼翼地拔出胁差格挡着似乎是无尽的子弹,飞速分析着逃跑的路线。

还真是大手笔啊。

虽然机械躯体并不知道疲倦,但是拉长的战线,不知为何被无限延长的战斗时间与通讯信号被切断而产生的烦躁感不禁让他出了些许纰漏。

战场上,一点点的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

以至于当他发现背后蜂拥而上的智械时,已是为时已晚。

 

“嘭”

箭矢没入钢铁的闷响。

以复数计的钢铁机械眼睛处的红光闪烁了几下,然后熄灭了下去。

解除了危机的源氏也没有多加思考就再次加入了战斗。

总是适时出现在他的视角死角的箭矢成了最好的掩护,即使机甲不免有战损,但比起之前几次潜入敌后被发现而拼死逃出而付出的代价,要好得多。

源氏几乎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处于隐匿点的兄长,是如何瞄准着他身侧可能对他构成危险的破铜烂铁。

以及他的嘴角会带上的,若有若无的笑容。

就算之前没有合作过,惊人的默契也深深刻在了两人的身上。甚至是不用眼神交流,只要看到一方的动作,另一方就心领神会。

不出十分钟,源氏就从重重的包围圈中杀出了一条路。

因为在这个战场上,还有那个从来不擅于表达自己情感的,如今却在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兄长。

所以,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这次的磨损度比你上次出任务低多了,”齐格勒博士仔细给从战场下来的每一个人做了体检与相应的治疗,然后带着相对来说轻松一点的笑容对源氏说,“或许你该庆幸不用躺在医疗室等着托比昂给你把护甲修好就能直接离开了。”

脱去面罩的源氏狡黠地向她眨了眨眼,从病床上起身:“谢天谢地,博士。我可是在这个地方躺够了。”

金发的女医师目送着她的最后一个病人离开了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医疗室,与走廊上等候着他的兄长一同离开。

看来,不算太糟。

 

23.争吵

入夜时分,黑发的少主沐浴在月光下,独自静坐在长廊上冥想。

但与外表的平静完全不同,少年的脑内则是在不停地回想着白天与胞弟的争吵。

 

不止何时已经步入叛逆期的源氏,开始变本加厉地往外跑,而且接收了不少在半藏看来毫无意义的思想、知识与技能,比如玩游戏。

几乎是在源氏开始频繁地出入游戏厅的时候,半藏就很认真地思考过,如何拆掉这个花村里唯一一个游戏厅还不会被弟弟发现是自己干的。

而今天发生的事情,则是远远地超过了他的承受底线。

在父亲的教育下显得十分保守古板而且严谨自持的少年,第一次对着宠爱的弟弟发怒了。

因为在他下午进入游戏厅准备把不知道多少次逃家的弟弟拽回去的时候,源氏一头看起来硬刺但是摸上去很柔软的黑发变成了奇异的绿色。

半藏对染发这种事情其实知道的不少,但他对黑色以外的发色似乎都接受不良,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劝说源氏将头发染回去。

真正激怒他的,是源氏满不在乎的态度。

“诶?有什么的?”源氏根本没给站在自己身后的兄长任何的关注,而是全神贯注地盯着游戏机的屏幕,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偶尔也要换个口味啊哥哥~你也太古板了吧。啊,又输了,哥你刚才说啥?”

“把头发染回去。”

“不!才不要!黑色多难看!”叛逆因子作祟,源氏可是一点都不想牺牲自己千挑万选才选定的发色。

半藏看跟他说不通,直接将坐在椅子上的弟弟给单手拎了起来。

虽然源氏这几年也长高了不少,但和半藏比起来还是有些矮了。于是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真的被拎了起来。

之后的情况,不过就是两人之间爆发了一场几乎是毫无营养的争吵,最后以源氏的离家出走画上了句号。

 

月影西斜,仍旧没有等到源氏回家的半藏起身揉了揉坐麻了的双腿,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守在了源氏的房间门口。

或许是自己太过分了吧……

这么晚还没回来,源氏应该没关系吧?……

明天,好好道歉吧。

 

24.和好

一夜无眠。

晨光微熹。

半藏尽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去揉眼睛的欲望,不过淡青色的黑眼圈还是明晃晃地挂在了带着血丝的眼睛下面,脸色也略显苍白。

扶着额头靠着房门缓慢地站了起来,坐了一晚而僵直的双腿向他发出了抗议。多亏了繁重的少主教育的锻炼,让半藏不至于只是熬了个夜就倒下,不过疲倦与思考缓慢还是免不了的。

站在原地舒缓了一下因为血液不通而有些动作不畅的身体,黑发的少主记挂着一夜未归家的胞弟,稍微恢复了就准备去源氏平日常待的几个地方将陷入叛逆期情绪而跟自己闹别扭的弟弟找回来。

但他才走了几步,就发现了坐在昨天自己并未注意的走廊拐角处的源氏。

短暂的情绪失控让半藏并没有察觉到源氏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偷偷观察他,他不禁检讨了一下自己的失常。即使沉浸在自责的情绪中,他的视线在触及源氏的面容的时候,还是温暖了起来。

不过这是仍在沉浸在梦境中的源氏不知道的。

半藏温柔地将少年抱了起来,少年则是在他的怀里拱了拱,安稳地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接着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忍者风范。

 

日上三竿,源氏才悠悠从梦境中转醒。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突然发现原本睡在走廊上的自己回到了房间。

昨天跟哥哥吵了架,一气之下跑掉之后又管不住自己偷偷溜回了岛田家,躲在一边看着哥哥,就是不敢走出阴影去道歉。

因为哥哥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少年闷闷地想,我怕他不肯原谅我。

大不了……大不了就是把头发染回去嘛。

想到了解决办法,源氏精神了起来,完全没去想自己是怎么从走廊转移到房间的。

 

不爱整理的少年带着做了坏事的心虚,难得将床铺打理的干干净净,自然发现了被塞在枕头下的纸条。

“源氏,其实绿色的头发,还不错。”

熟悉的笔迹。

源氏立刻把脸埋进了枕头。

“太犯规了,哥哥。”

沉闷的声音里满是欣喜。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