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焦糖拿铁

【蛋糕师X咖啡师paro,梗来自独狼太太的岛田巴克233333但是文设不太一样】

【其实是为了太太的图配字可是文风像脱缰的野狗一样……】
【标题没什么特殊含义,而且其实我根本没喝过×】

【OOC注意】

在这个不知名的临海小镇,秋日的暖金色阳光温暖地照拂在这片土地上,带着咸涩气息的海风带走了夏日遗留在原地的最后一丝暑气,鳞次栉比的老式建筑静静地矗立在街道两侧,给这个小镇添上了不少闲适的氛围。

而就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慢节奏小镇上,一家不起眼的咖啡馆,在并不繁华的街道拐角处,悄悄地扎了根。

若不是这家有着对欧洲人来说有些奇特的招牌、名为“岛田”的咖啡馆就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时,或许我也不会对这个小镇上随处可见的咖啡馆投以太多的关注。

毕竟它虽然有着日式的名称,这家店并没有太多的日式元素,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外貌自然让人觉得有些无趣。随处可见的欧式装潢,巧克力色的桌椅,恰到好处的风景画,天花板上垂下的水晶吊灯在夜晚散发着暖色的光芒,几处绿色盆栽给沉闷的色调添上了几分活力。要说有不协调的地方的话,就是印在咖啡馆各处散发着东方气息的奇异徽章。

当然,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属于岛田家的双龙家徽。

 

只不过是下雨时别无选择只能躲进这家咖啡馆这种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经营着这家店的一对兄弟:岛田半藏和岛田源氏。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算小的店面里只有两个人,不过不算火爆也不算冷清的生意似乎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负担。

作为哥哥的半藏总是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不过因为蛋糕师的工作,他总是围着一条样式普通的黑色围裙,右胸处总是贴着奇奇怪怪而且每天都不重样的贴纸,听他说只不过是弟弟的恶作剧而已,而左胸口则是缀着他的胸牌,“Hanzo”,刚硬的字体似乎是他亲笔写下的。长袖的衬衫被挽到手肘处并且仔细地固定了起来,对男性来说有些长的头发被梳理整齐扎在了脑后,但是前额总会留下一绺。他严肃的脸与冷冽的气质总会让人觉得难相处,不过点心意外地做得很好吃。

作为弟弟的源氏则要随意得多,大概是因为在前台工作的原因,他虽然也同兄长一般是白衬衫加黑西裤的搭配,但大多数时候会套上一件燕尾马甲,而且衬衫的扣子也总是松开两颗。绿色的头发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不过与硬刺的外表相反,发质很柔软,因此我对他头发的秘密很是好奇,不过他本人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与他的兄长相似的脸上挂着灿烂笑容,黑曜石般的眼睛微微眯起,几乎能让人暖到心里。左胸也缀着样式相同的胸牌,“Genji”,不过上面的字体比起半藏少了几分刚硬,字母的尾部微微翘起,透着几分狡黠。他在前台泡咖啡的优雅姿态总能吸引来了不少客源,这也让在后厨工作的半藏莫名不爽。不过也只有在面对半藏的时候,他的笑容才会更加真实。

要这么说起来,这对兄弟的性格几乎是完全相反的,但是兄弟之间关系很好。甚至是……好过头了……

 

“想什么呢?”瓷质的杯子与桌子碰撞的清脆声响唤回了我的思绪,一杯焦糖拿铁散发着浓郁的咖啡香气与淡淡的奶香,又是一声脆响,一盘卖相精致的黑森林蛋糕摆在了我的面前。

源氏最近脸上的笑容亮度似乎上升了十几个百分点呢……瞥了一眼坐在咖啡馆角落几乎快要晕倒的年轻女孩儿们,我对这个家伙的祸水程度又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不,没什么。”总不能说在想你和半藏的关系吧,我端起咖啡杯,一脸黑线地发现杯中的咖啡拉花被眼前的人做成了可爱的兔子的形状,“源氏……你耍我呢?而且我记得我只点了拿铁吧。”

“蛋糕是我拜托哥哥做的。”源氏随手将托盘放在了我的桌上,直接大喇喇地瘫在了对面的座椅,一副罢工了的架势,“最近怎么客人多了这么多,一个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不过我觉得你倒是挺乐在其中的。”

“嘛~不要这么快就揭穿我啊。我还想用这个理由让哥哥从后厨出来给我帮忙的,毕竟蛋糕什么的能提前做好放在一边的。可他就是一定要现做,结果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应付,休息一会儿也不过分吧~”绿发的青年背对着厨房的方向,偷偷向我眨了眨眼。

看来半藏听得到啊。我眨眨眼表示会意,自然不会给他泼冷水,不过为了小小地报复一下他,我特地趁他喝水的时候冷不防地开口:“不过最近你的烂桃花也多了不少,你哥知道吗?”

“咳咳咳咳……谋杀啊!”他果不其然呛到了。

一,

二,

三。

三秒之后,半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的桌前。

比起源氏来说,我跟半藏的关系实在说不上好,或者说,他甚至对我还有点敌意。大概是觉得我夺走了弟弟的注意之类的……?

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我假装没看到半藏在投向我和源氏时几乎是带着截然相反情绪的眼神。虽然是个板着一张脸的酷哥,变脸却比女人还快……等等,我好像把自己骂进去了。

放下马克杯,借着打量蛋糕纹理的机会偷偷瞄了一眼。半藏正在给呛到了的源氏顺气,这会儿呛出眼泪的源氏看不见,我可看的清清楚楚,平日眼神犀利。嘴角都不带动一下的兄长眼睛里面,满是腻死人的温柔。

果然关系很好啊。不过目测还在单恋中,可怜的哥哥。我撇撇嘴,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桌上的东西,在源氏还眼泪汪汪地朝着半藏哭诉我的“恶行”的时候就赶紧告辞。

 

焦糖拿铁的甜味还弥漫在味蕾上。

ESPRESSO的清苦浓郁被焦糖与牛奶调节成了柔滑香甜的口感。

这对兄弟,简直是焦糖拿铁的甜美滋味的最好体现。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