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雀与花 #1

【参刀本作,全程是刀】

【花吐梗】

(一)

淡紫色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幽幽的光芒。

已是夜深人静之时,平日嘈杂的岛田家也安宁了下来,自然也不会有人关注这个偌大庭院的偏僻角落的,“美”。

岛田源氏正趴伏在池边用作装饰的石头上,绿色的短发不知是被源源不断冒出的冷汗还是夜晚的湿气打湿,一反常态的乖巧地贴在主人的额上。他单手捂住嘴,极力压制着断断续续的咳嗽与一波一波涌上的呕吐欲。苍白的脸色昭示着青年极差的身体状况,而不停地从手掌中落下的淡色花瓣,在莹白的月光下散发着幽幽的冷光。

月亮渐渐西移,月色也朦胧了起来。几乎将不大的池塘水面填满了桔梗花的源氏终于止住了呕吐,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从草丛中摸出早已私藏在此的、从花街的歌妓处寻来的胭脂水粉,用厚厚的妆容掩盖住过分苍白透明的脸色。

反正,哥哥也应该适应了我身上总是染着胭脂的味道了。青年随意地甩了甩有些干枯了的翠绿色头发,用手指将它固定在应该待的位置,借着夜色的掩盖悄悄溜回了房间。

即使早在半月前父亲出事后,半藏就再也没有在夜半出来寻找过他。

 

时间倒回一个月之前。

那时的源氏还是维持着自己花花公子的伪装,避开守卫整天流连在花村的大街小巷。虽然对家中长老的怨言知晓的很清楚,但是与家族完全不合的观念让源氏对岛田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甚至对岛田家二少主这个身份也没有丝毫感觉。

牵绊住这只自由的灵雀的,只有血缘与无法诉诸以口的隐秘的爱恋。

对,源氏暗恋上了自己的哥哥。

从兄弟羁绊滋长生出的禁忌的花朵。

每天夜半溜回家的时候碰上半藏时,内心深处因为兄长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寻找自己产生的愧疚很快就被窃喜掩盖了过去。十多年相处下来,本就不愚笨的源氏对半藏情感细微变化都能轻易捕捉到,当然不会错过板着脸的兄长眼中一闪而逝的宠溺和纵容。

温情简直是罪恶的温床。

偶然间发现自己的心意之后,源氏在背德的罪恶感与追求自由的欲望中苦苦挣扎,而半藏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则是最好的催化剂。

凭借着长期训练出来的隐匿身法,源氏总是忍不住在被赶回去睡觉之后站在兄长房门前,却怎么也不敢叩开那扇门,最后只能黯然离去。

一个平凡无奇的夜晚,异变出现了。

 

白天时不过是出于好奇一把抓过空中飘过的、不知为何在盛夏出现的樱花花瓣,在那之后,源氏总觉得有一种隐约的奇怪反胃感。

大概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吧。他不确定地想着,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一头钻进了花村唯一一家游戏厅消磨时间。

而到了夜半归家的时候,半藏的到来触发了奇特的开关。

黑发青年一如既往地蹙着眉等在围墙下,捉到晚归的弟弟就开始了例行的训导,而这却让到那种隐约的反胃感愈演愈烈。

我是不是该感谢那些往死里训练我的老师们。勉力忍耐着呕吐的欲望,他苦中作乐地想着。

“源氏。”察觉到了胞弟的分心,半藏不禁皱了皱眉。

“抱歉啦半藏。”努力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源氏想在那些东西涌出之前赶紧停止这个话题,毕竟他可不想破坏自己在哥哥心里的形象,虽然本来就没什么形象,“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拜拜。”

话音刚落,源氏就转身再次爬上围墙,极力压制着呕吐的欲望使他根本分不出心去关注兄长听到这些失礼的话之后的反应,在房顶上轻巧地跳跃了几下就落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

但愿……

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尝试发声时呕吐了起来。但他趴在水池边吐出来的是淡紫色的美丽花朵。

源氏单手捏起落在瓷白水池底部极为显眼的花朵,愣住了。

呕吐中枢花被型疾患。

他隐约想起了之前与花魁闲聊时提及的这种奇特病症。

患者因暗恋他人而郁结成疾,说话时会吐出花瓣。若不能两情相悦,三月后就会因花瓣堵塞窒息而死。

偶然染上的花吐症,不过是加速了死亡罢了。

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他面色平静地将花瓣拾捡出来,一股脑丢进了下水道,再将所有的线索消灭了干净。

就算知道治愈的方法,也不想把哥哥也拉进来。

真是,自作自受。青年横躺在榻榻米上,原应泛着朝气的脸染上了颓丧,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反正属于家族的哥哥,迟早是会把我丢掉的吧。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