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雀与花 #3(完)

【刀向】

【让我再梦游会儿】

(三)

作为岛田家的二少主,源氏也得强打起精神接受这个噩耗,甚至要帮着兄长一同物色他的妻子,判别她是否有做岛田家主母的资格。

因此再怎么不愿,他必须答应了长老的提议,在半藏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暗中观察兄长的相亲对象。

为了方便隐匿自己的气息,源氏自然没有再用胭脂水粉遮掩苍白的脸色,消瘦单薄的躯体让他看起来就像另外一个人。只要从侍女那里借来的一顶假发,他很容易就变装成了略微有些高挑的纤细侍女,将碍事的人全都用其他的名头调走,借着在庭院低头打扫的机会关注着正襟危坐在矮桌两边看起来很是紧张的两人。

温婉可人的窈窕少女与严肃自持的冷面青年,第一眼就让源氏想起了摆在父母房间内的、他们年轻时的合照。

随风传来的隐约的谈话声更是体现他们之间融洽的氛围。

第一次见面就能让兄长放下严肃的面具,想必这位小姐的性格也很好吧。源氏远远地察觉到了半藏脸上微小到难以察觉的笑意,内心更加苦涩。

他想开口,想不顾一切地告诉半藏他的心意,想无视世俗的目光与兄长厮守下去。但是他不能,他是岛田家的二少主,也是半藏的亲弟弟。他给自己戴上了枷锁,就算再怎么无法赞同岛田家的理念,再怎么想离开这个令他作呕的家族,他也不能将兄长拖下这个深渊。

被亲弟弟爱上,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应该都是耻辱吧。几乎可以想象到半藏带着厌恶瞪视自己的场景,他捂住嘴,淡紫色的花朵被紧紧的攥在了手帕之中。

浅粉色的樱花花瓣纷纷从眼前掠过,轻笑的清丽少女与眼神温柔的长发青年,映入了源氏的眼中。

金童玉女,十分般配。

般配到了让源氏绝望的地步。

 

地球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情绪停止转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源氏的花吐症病发越来越频繁,半藏的联姻对象与订婚宴的日期也这么敲定了下来。

终于,在订婚宴将近,整个家族内部都洋溢着欢乐气氛的时候,已经被源氏固执的态度惹得恼羞成怒的长老施压给年轻的家主,要求他清理门户,手刃“岛田家的耻辱”。

最近镇压家族内部的动乱与准备联姻事宜让半藏忙得焦头烂额,每次都只是在源氏的房间内略微坐一坐象征性地劝几句就离开了。即使早就预见到家族会驱逐源氏,即使他自己也早就对顽固的弟弟失望不已,但是他并没有想到,源氏会以死亡的方式离开。

不,他应该早就料到了,只是一直在逃避罢了。

自幼就被教导家族的责任高于一切的家主自然选择了对家族最为有利的方式——将叛逆的胞弟驱逐,但他决定叛逆一次,将自己亲自束缚住的灵雀放出金丝编制成的囚笼。

 

深夜时分,平日里只有白天用作家族集会地点的大堂中灯火通明,只有半藏一人静静地跪坐在刀架前。

写着“竜头蛇尾”的巨幅挂轴不知是何时传下的,在精心的护理下一尘不染,就一直这么挂在了大堂的中央,静静地旁观着岛田家的变迁。

源氏在又一次将他呕出来的、几乎铺满了水池的桔梗花瓣处理完之后,还未彻底缓过来,就接到了兄长的口信。

“到大堂来见我。”

简单冷厉,一如既往的半藏风格。

看来,时间到了。

他略微休息了一下,尽力塞下了一点食物,让几乎脱力的四肢恢复了一点力气,不至于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一开始就露出破绽。接着像之前一样伪装好自己的外表,带上了房间内刀架上的武器,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他特别庆幸,花吐症并不影响进食。至少食物的补充能或多或少地减缓身体的衰亡过程。若不是他还有执念的话,说不定早早就在双重的折磨下死去了。

刚刚发病过的花吐症不会立刻卷土重来,但是还是要速战速决,不能让兄长知道。源氏这么想着,踏进了敞开的大门中。

轻微的脚步声在空旷寂静的大堂中显得格外的明显,源氏走到离他的兄长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站住了脚。

半藏没有回头。

“你从小很聪明,学什么都一学就会,但是就是不肯下功夫,总是气得师父去父亲那里告状。”

“那时候你有父母,有我。我们爱你,所以愿意纵容你。”

“但是源,你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还是长不大呢。”

“你渴望的自由,在这里是不可能存在的。”

“你这个孩子,就算跟现实拼个头破血流,也不会罢休。”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叫你来的原因了。”

“这个家族已经容不下你了,他们要你死,就连我也保不住你。”

“源氏,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为什么不肯支持我,不肯跟我一起统领这个家族?”

身后人仍旧是不愿意为自己辩解一句。

“源,我恨你。”半藏起身,拔出刀架上的武士刀,转过来刀尖直指源氏的鼻尖。

绿发的青年闭了闭眼,右手也放在了刀柄上,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但很快又垂下了嘴角:“兄长,这么久的安逸生活别让你的骨头都锈了。”

黑发的家主板着脸,沉默。

“铛”的一声脆响,两把武士刀抵在了一起,甚至摩擦出了火花。

只是几下交锋,两把刀就出现了缺口。

一个是真正抱着杀意,想要重伤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再借机将他送出去,而另一个,抱着死志在燃烧最后的生命。

因为,他们才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全盛时期的半藏对上衰弱的源氏,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交换了位置。

在半藏还未察觉到源氏力量的减弱时,他已经一道划过了源氏的胸口,凛冽的气息甚至划破了源氏背后的挂轴。

但是没有半点血花迸出。

看似如常的躯体中,却是完全靠填充物撑起来的。

源氏见伪装被戳破,索性不再抵挡。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满是解脱般的笑容。

然而半藏尚且沉浸在震惊之中,连挥出的刀刃都没有收回。

肉体被刀刃穿透的轻响仿若丧钟一般在半藏的耳边响起,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成了惨白。刀刃穿过的位置,恰好是心脏,但是血液过了一会儿才渗到了衣物的表面。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俯视着已经支撑不住倒地的胞弟,脑中一片空白。

致命伤。

源氏,终于开了口。

“半藏,你……自由……了。”

淡紫色的花瓣随着血液从他的口中涌出。他脸上满足的微笑显得分外刺眼。

黑曜石般的眼睛慢慢地无神了起来,之后被紧闭的眼睑永远遮盖。

他的弟弟,在这里安静地沉睡了。

 

半藏努力挪动着已经僵住的双腿,随手将缺口的刀刃丢在了一边,俯身抱起了陷入梦境的胞弟。

直到最后一刻,在看到源氏嘴角的鲜血与口中涌出的花瓣时,他才醒悟过来。

这只灵雀,早早地就在自己的心里占据了最重要的角落。

而他,也是爱着自己的。

半藏低头贴上胞弟已经冰冷的柔软唇瓣,轻轻地摩挲着。血液带来的铁锈味在口中扩散开来。

他紧紧的抱住了已经消逝的珍宝,无声的泪水不停地滴在源氏的眼睑上,如同亡灵在哭泣一般。

源,你说,是不是太迟了。

 

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半藏都会在岛田家那棵樱花树下献上一束百日菊。

就算他离开了这个家族之后,他也会回到这里,静静地注视着盛放的樱花。

只是那只雀鸟,已经再也不会为了花而停留了。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