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更新同步
主CP主更:藏源。最近爬墙YOI沉迷维勇无法自拔
次:宗逆,米英,若叶松,狛日

【藏源】发糖30题(25)

【对不起我没控几住我记几】

【考试周憋出一千字】

25.凝视彼此的眼睛

三月初的花村,凛冬的料峭尚未完全褪去,而樱色的花瓣已经一点一点地给这个正在慢慢苏醒的地方染上温暖的色彩。

勉强摆脱了幼年婴儿肥的脸颊,已经称得上是少年的源氏仍旧架不住母亲的絮叨,再三保证自己不会因为兴奋过度而像上次一样出去疯玩了一通,回来就因为感冒整整在家躺了一个礼拜,才被放行。

虽然活动的范围只是自家的庭院。

感谢岛田家的先祖把家建的这么大。源氏毫无诚意地心想。

“所以说,为什么哥哥也在?”他有些艰难地挪了挪步子,将偷藏的餐布和甜点摆在了樱花树下。被母亲强行添上的衣物成了行动的阻碍,让身形渐渐抽长的少年看起来还是像个球一样圆滚滚的,“父亲那边的事情,已经全部完成了吗?”

长发的少年一脸严肃地跪坐在旁,眼神飘移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原状。

“是母亲叫我来的,”视线落在仍在低头摆弄点心的胞弟的发旋上,半藏默默叹了口气,轻咳一声,“看来你是又忘了那次的感冒闹得……。”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想回忆起来!”源氏打了个激灵,急急忙忙放下手里已经被揉的乱七八糟的大福,随手抓起了另外一个大福想堵住兄长的嘴,“哥,你别提了。我可是一醒过来就被母亲劈头盖脸地骂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一口气把话说完之后,源氏才恍然想起,兄长说过他很讨厌甜食。

感觉自己做错了事的少年一边垂着头装乖,试图掩盖自己的“罪行”,一边用余光偷瞄着对面人的动作。

兄长身边的气息非常平静,没有半点发怒的迹象,甚至有点……愉悦?感知到这一点,源氏大着胆子抬起头,却掉进了暗蓝色的海洋里,愣愣地忘记移开视线。

半藏的眼睛乍一看是平常的黑色,但阳光透入瞳孔之后,边缘就会泛起几不可查的深蓝。

但是除了我,大概根本不会有人会去注意他的瞳色,不过哥哥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啊。他有些迷糊的想着。

与平日冷厉到掉冰渣子的眼神截然相反的温柔缱绻……几乎点亮了那双暗色的眼睛……

直到几分钟后,半藏默默挪开了自己的视线,源氏才从迷蒙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诶?我刚刚……怎么了?

 

源氏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半藏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虽然圆溜溜的杏眼的眼尾会慢慢拉长,变成与他如出一辙的丹凤眼。

但是纯净的眼眸中几乎要溢出来的濡慕和喜爱,让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熠熠生辉。

甚至是充斥着狡黠,也是那么的惹人喜爱。

每次不经意的对视,他都要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让自己掉进这个小坏蛋不经意间铺好的陷阱中。

但是这次,稍微放纵一下,也无妨吧。

 

“哥?”

“没事。”

 

和大福一样柔软甜蜜的眼睛啊。

——————要看糖在这儿打住——————

——————下面是刀——————

【不捅刀我难受系列】

却在自己面前,慢慢失去了光芒。

那时半藏跪坐在血泊中,暗蓝色的瞳孔,沉淀成了深不见底的黑。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