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爬墙刀剑,最近可能更万年大坑米英,藏源暂时不想撒土。
沉入长谷部沼

#米英#

#本家万圣节梗#

接上文

——————————

”亚瑟?亚瑟·柯克兰?先生“阿尔弗雷德看着僵立不动的青年,手足无措。

”……谁?“最后一个称呼似乎触动了什么开关,沙金发的吸血鬼瞬间清醒了过来,犀利的眼神直指阿尔。

都这么久了,先生应该不认识我了吧……

”阿尔弗雷德·F·Jones,种族是杀人魔,“AKY无视了亚瑟一脸卧槽的表情,”hero还是很喜欢先生起的名字的。“

”……“沉默,沉默,荒原上只有冷风呼啸。

”我睡了多久?“良久,亚瑟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加上hero长大的时间,刚好一百年零七个月零四天~☆“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是hero嘛~对了亚瑟,我记得吸血鬼应该是有专门的地方沉睡的吧,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6]ω[6]?"

”绝对是斯科特和威廉那几个混·蛋·哥·哥干的。”

炸毛了?好好玩的样子。等等我再想什么(╯‵□′)╯︵┻━┻。←这是阿尔。

小时候软萌软萌的孩子怎么长大之后变成个KY了,绝对不是我的教育问题,看来要好好查查我不在的时候谁带坏了小阿尔。【内心冷笑】【远方的弗朗西斯打了个喷嚏】←这是亚瑟。

“对了,我记得杀人魔的身体是跟人类一样的吧,风好像很大的样子……”亚瑟别扭地将身上的斗篷脱下扔给杵在一边傻笑的阿尔,“才不是关心你呢!只是吸血鬼不怕冷!还有,baka你在傻笑什么啊!快上车的话天亮前还能赶到最近的城镇。”

“亚瑟原来你是个傲娇啊DDDDD”

“傲……?算了不管了快点自己滚上来,不然我把你打晕了带走当储备粮,虽然味道不怎么样。”吸血鬼不耐烦地亮出獠牙威胁道。

“是,hero听你的DDD”阿尔拎起不知何时脱手的电锯扔进车厢,顺便把自己也扔了进去【smg】。

沙金发的青年坐在车厢前,不时地挥动鞭子驱赶着马匹。

“……为什么要救我呢,先生?”阿尔背靠着车厢板,表情晦暗不明。

“……我可不想被人说是恋童癖。”

细小的咕哝在寂静中分外刺耳,阿尔弗雷德环住那件斗篷,在熟悉的玫瑰香中陷入梦乡。

可是,还是很喜欢你呢,先生……

可不可以,别透过我去看,儿时的我呢?

即使都是自己,我也会嫉妒的啊。

就算只有一瞬间,也请看着我。

百年的寻找,虽然有一部分是为了还你当初的救命之恩。

但是更多的,是执着,对爱人的执着。

什么时候,才能真真正正地,将我看进眼里呢?先生……亚瑟。

作为一个男人。

————————END——————

#米英#

#本家万圣节梗#  #子米出没请注意# #BUG多得不忍直视#

“那个……先生?”金发的孩子不安地扯着青年的衣摆,“杀人魔……是什么?”

沙金发的引导者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抱起亦步亦趋跟随着他的孩子:”杀人魔的话,是靠杀死人类夺取寿命的物种吧。爱粘人的小家伙,你问这个干什么?“

孩子头上那一撮脱离地心引力的呆毛耷拉了下来:”可是……可是村子里有人说我是会带来不祥的杀人魔,而且每次进教堂做礼拜的时候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如果真的要靠杀人来活下去的话……“先生会怕我吗,会抛弃我吗?

感觉到怀中小家伙的颤抖,青年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虽然早就知道你是非人类了,不过还是不要太早接触里世界的东西比较好。再说了,我也早就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说着脱下手套,用手指碰了碰孩子的脸颊。

”先生……“湛蓝色眼眸里的惊惧和疑惑被脸上传来的冰冷触感驱散了不少,他仰起头,注视着青年盛满了笑意的湖绿色的眼睛。

”嘘,好孩子不能再问下去啰。现在的一切疑问,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的。“轻轻将怀中的孩子放下,”记住了,杀人魔是活不过十九岁的。如果到时候你不愿意杀人的话,就由我来当这个‘坏人’吧。“

孩子仍是扯着青年的黑色衣摆,跟随着他。

…………

马车的骤停将阿尔弗雷德从悠远的温暖回忆中无情地拽回了现实。

手指下意识搭上了身侧电锯的拉环,车外的寂静让他有些不安。

算时间的话,现在应该是在帝国一侧的荒原上吧……这里又有什么里世界居民居住?他后悔当时没认真听情报商弗朗西斯【划掉】腐烂西施的科普了。

hero最近住个旅店都能被伊万那个家伙派来的人暗杀,果然抢他的单子抢得太多了?

等找到先生以后再多抢点DDDDD。

一百年的时光,足以让当初稚嫩的孩子成长成一个可靠(?)的大人,也足够让阿尔查清幼时引导者的身份。

亚瑟·柯克兰,吸血鬼柯克兰家族的幼子。

不过此人在这一百年中音讯全无,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这个事实让阿尔越来越焦躁。

所以才跑去抢暗杀任务,还专门挑一碗不辣金丝鸡【划掉】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抢。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液体流动的细微声响没有逃过阿尔的耳朵。

wodema荒郊野外都能碰到血族,运气是不是太好了点。不过杀人魔的血液,应该无法吸引同为黑暗生物的吸血鬼吧。

所以雇个人类车夫果然是个错误×。

肉体撞地的沉闷声响。

要来了。

车帘被掀动的一霎,轰鸣的电锯声响起。金发杀人魔手中体积庞大的武器却如轻剑般挥动自如。

一击完成。凭着优秀的身体素质和多年杀戮生活磨砺出的战斗直觉,他闪到安全区域。

没有穿透物体的阻滞感,甚至没有血液迸溅的声响……失手了吗?光洁如新的电锯映出主人苦恼的表情。

削去一半的车帘和袭击者斗篷上的整齐划痕,让他打消了对自己实力的怀疑。

吸血鬼失去遮蔽的面容,曝露在月光之下。

几近铂金的发色,搞笑的粗眉,湖绿的瞳孔毫无焦距,紧抿的唇角还有一丝血迹。

等等……亚瑟?

——————TBC——————

超短篇XDDDD

马上发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