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聆彼岸声

停产中,打开word不知所措。
偶尔诈尸
微博:松野七玥
爬墙刀剑,最近可能更万年大坑米英,藏源暂时不想撒土。
沉入长谷部沼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5

啥?你跟作者讲历史?历史那玩意被作者的物化当零食吃掉了!【写的我快精分了。

——————————————————————

战争的阴影笼罩了整个欧洲。

一战才结束多久怎么又打起来了,这个所谓的蜜月期还真是短暂。

Arthur……啊就是那个跟殿下同名,甚至特征都很相似的我的上任,淡金色的短发和碧色的眼眸。至于具体的翻翻前面的记录估计你也明白了吧。

嘛,也不算青年了,那个娃娃脸就算四十几岁了也还是一副那个样子。

——那群德国佬明知道国家不会死亡还派人来暗杀,那群间谍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反正结果就是他冒冒失失地挡在殿下面前,子弹恰巧穿心而过。

昨天是那个笨蛋的葬礼。

仪式结束之后,殿下在他的墓碑前坐了一整天。

恐怕上帝都不会想把这么蠢的他带入天堂吧。不过能被敬爱的殿下这么悼念,他的灵魂也该安息了。

 

遵循着秘书手册【←这是啥我也不知道】向美国先生转告了殿下秘书换人的事实,只听到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几秒,随后传来忙音。

 

几小时后,殿下的办公室门口就多了一个穿着飞行夹克的金发青年。

Arthur当初申请单独办公室的要求没能实现,还记得他生了好久的闷气。而现在我抱着这一本记录册,安静地站在殿下身后半步的地方。

“亚瑟。”

“……暂时别让我听到这个名字,美国。”殿下翻阅文件的动作只是顿了一顿。

“好吧,英国。”他看上去手足无措,“你还在……伤心吗?”

“看到自己的子民为了保护而牺牲,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从我的角度看去,殿下湖绿的眼眸变成了更加危险的暗绿色,“那帮只会偷袭的家伙,我会让他们一点一点付出代价。”

“需要帮忙吗?XDDD”

“你还是小心别被卷进来了,上司应该叮嘱过了吧。我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殿下的第二句话很小声,几乎低到微不可察。

“呐,英国。现在的hero已经可以保护你了。所以,试着依赖我一下,好吗?”

接下来的画面……我没有看到。

在对话开始的时候我就默默退出了这个房间,关上门阻断了周围探询的眼神。

门内隐约传来抽泣的声音。

殿下,幸好还有可以依赖的人呢。所以,请不要太过内敛。

每次对视时压抑着悲伤和自责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即使被伪装的平静包裹。

我的祖国在为了战争中逝去的子民而悲伤。

无法怨恨,也无法怨恨。即使这个国家夺走了我唯一的哥哥。

Arthur哥哥,请在那个世界,好好地注视着我和殿下吧。等着我,就像小时候你来寻找迷路的我一样。

殿下和他,一定会好好的。

一定。

                                                                                 ——安妮·威尔夫

————————————————————

谁能告诉我,我在写什么【Σ】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4

或许这一章该改名叫小秘书观战记【什么鬼

————————————————————————————

自从飞机普及之后,祖国殿下的办公室就再也没有安宁过。

三天两头就能听到美国先生的标志性笑声。

当然,作为和殿下同一个办公室的我,饱受荼毒。

今天是例行骚扰日。

美利坚合众国能麻烦你不要再直呼殿下的名字了吗?昵称……算了你还是接着叫吧。

跟殿下同名的悲哀。我还是做好一个秘书的本职吧,抄起桌上的记事本躲到墙角记录,顺便避难。

喂喂喂没看见祖国殿下被你气的快掀桌了吗!美国先生能不能稍微(在殿下面前)正经一点啊喂!明明有时(sometimes)很严肃。

桌角碎了……殿下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再这样下去办公桌要换这个月的第七张了。

话说我不会是第一个因为他们两个吵架丧生的秘书吧QWQ。

首相大人似乎在考虑把殿下的木桌换成更坚固的材质了,譬如说,大理石?

毕竟木质的太脆弱了,特别是对于这两个战斗力属于非人类的家伙。

美国先生你能别保持着灿烂(白痴!?)的笑容一巴掌把木桌拍断吗。

一瞬间纸张漫天飞舞……哦不我刚刚分好放在殿下桌上的公文!

为了生命安全,我以后还是申请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吧。

再这么下去会心脏衰弱的。

 

等房间中的另一个人离开,我默默挪到了殿下旁边那张完好的红木桌旁坐下。

嗯,又是一片狼藉。

今天吵架的起因依旧是……那么的……

殿下你一碰到美国先生就立刻智商下线。

吵架原因是美国先生的飞行夹克的拉链没·有·拉·好,虽然作为一个英国绅士对衣着要求很高,但是,殿下你是不是忘了你对面是一个不·拘·小·节的美国人了。

“好歹我也曾经是他的抚养人,就念叨了几句他就不乐意了。那个家伙就是不懂得尊重长辈。”殿下理直气壮的语气让我有些无奈。

美国人的叛逆精神也是世界第一啊殿下。

“亚瑟,你抱着记录本干什么?”

“殿下,请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不觉得别扭吗?就像在叫自己一样。”

“我都已经习惯‘英国’作为自己的代号了,亚瑟那个名字,不过是想给自己再留下一点人类的特质。”湖绿色的眼睛里清澈一片,“我跟你们最大的不同,也只是寿命而已。一旦国家衰亡,我们也会消散,甚至很快就被人淡忘。所以,我不敢……去留下太多的回忆。”

“可是现在,您在这里。”

【等等画风不太对,让我们转回来】

“不过殿下,这些要怎么向首相大人解释?”我指着地上的木桌残骸,打断了殿下难得的伤感。

“……随便你吧。”

唔,刚刚殿下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至于美国的那一位?我顺·手寄了一份殿下的司康饼。叮嘱他是殿下亲·手·做的。

估计现在还在医院里,嗯。

我才没有在报复。

                                                                                    ——亚瑟·威尔夫

————————————————————————

这一章就是我装深沉失败的玩意=-=

【顶蓝波逃走】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3

(历史写不下去了让我们来点日常吧XD)

——————————————————————————

今天的美国先生依旧神烦,天天拿导弹来威胁我不腻吗,好歹也换个品种。

再一次用英国人特有的拐弯抹角不带脏字的骂人方式将那头一根筋的美国人绕的自己都反应不过来,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有那个闲工夫跟你吵架我还不如为祖国殿下准备下午茶。

但愿今天那个家伙不会又脑子抽风自己开飞机横渡大西洋就为了跟殿下吵一架,我作为一个小小的秘书压力很大啊。

不过每次跟他拌完嘴之后殿下的好心情总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殿下肯定不会承认……

啊,又到了工作时间了。每天分类整理文件我都快要崩溃了,殿下居然还能一脸淡定地批阅公文,顺便挑出点语法错误。

还真是严厉呢,不过为什么这种特质在面对美国先生的时候就完全不起作用呢。

果然是那家伙太迟钝了吧。

 

心情愉快地从女仆手中接过下午茶,一回头却看到了殿下黑如锅底的脸色。

唔,刚刚似乎听到了电话铃响了?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应该不会跟那个家伙有关系吧。

……男人的第六感,那是什么鬼东西。

收回前言,我不该对某个蠢货抱任·何·希·望。能让大不列颠的绅士爆粗口,措辞得多么……不严谨?

“TM饿了想吃东西居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还不要我亲手做的,阿尔弗雷德你这个BAKA!”←这是祖国殿下的咆哮。

一听就知道那通电话的来源。为殿下和厨房默哀三秒。

等等!就算做好了送过去的话也肯定发霉了啊,殿下你的智商怎么了!

之前那个工作状态下睿智成熟的殿下呢!这个正摩拳擦掌走向厨房的恶鬼是谁啊喂!

不知道这次坏的是厨房的哪个部分……上次是烤箱,上上次则是厨房东面的一整面墙。

殿下在厨艺上的破坏力绝对无人可比。

虽然曾经试着拦截过殿下,不过每次都是被他做出来的生化武器撂倒。

宁愿被首相大人扣工资也不要再去尝试殿下的死扛(划掉)司康饼了。

“让那个笨蛋尝尝大不列颠的仰望星空派,居然敢鄙视我的料理。”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殿下小声嘟囔着。

一副墨镜已经拯救不了我了,首相大人我申请工伤休养。

即使很不爽那个死胖子占据了殿下空闲时的大部分精力,也不能明着下绊子不是吗?

                                                                                    ——卡尔·安哥拉

《破冰》(双向暗恋梗请注意)英/国の场合(1)

话说这个类似自我介绍OOC严重的玩意儿真是无法直视。

谨慎食用

小心消化不良QWQ

——————————————————————

你好,我是英/国。全名是大不列颠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人类的名字?Umm,亚瑟·柯克兰(Arthur·Kirkland)。

目前的家族成员是斯科特,威廉和帕特里克。

当然,我在家里代表的是英/格/兰,不过比起跟那群暴力的哥哥住在一起,我宁愿在伦敦陪女王和小王子。

对了,还有一个……以前是弟弟,现在身份不明的家伙。

阿尔弗雷德·F·琼斯(Alred·F·Jones),或者说是美利坚合众国。

说实话,比起现在这个热爱蓝蓝路和各类颜色诡异的食物的死·胖·子,小时候的阿尔简直是天使。

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才能长歪成这样。要是当初能稍微听进去一点我的教导的话也不至于变成一个死蠢的KY。

开会开到一半会跟(划掉)一碗不辣金丝鸡(划掉)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只水管熊杠上,还一边吃东西一边讲话。小时候学的绅士风度是被他家那只叫Tony的外星人给吃了吗?

真不知道我怎么会爱上这个家伙……(小声)。

嗯?我刚才说了什么吗?一定是你听错了!

昨天在例行的国际会议上,难得看到他安静地坐在位置上,虽然,呃,好吧,眼神呆滞。

其实作为一个合格的绅士是不会是打探别人的隐私的,但是我当时绝对是一·时·脑·抽才会去问站在我身边的红酒混蛋。

“嗯~美国吗?”腐烂西施(重读)瞥了一眼仍旧处在低气压状态的阿尔,继续叼着玫瑰在偌大的会议室里真是这他的人体艺术(说白了就是裸奔),“哥哥我只是稍微开导了一下那个蠢小子,小亚瑟不要太感谢我哦~以身相许也是可以~”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默默卷起袖子:“想打架吗?”

“死眉毛,下手这么重。哥哥美丽的脸……”挨了一拳的腐烂西施(重读)蹲在墙角。

收拾完污染眼睛的东西之后……才不是一直关注着那个死KY呢只是因为他的低气压让人有点不舒服,嗯!

整场会议他都维持着这种跟某头来自俄/罗/斯的熊相提并论的气场,吓哭了意大利的那一对双胞胎。

于是除了讨论议题的声音之外,耳边就充斥着西/班/牙那个黑皮番茄农安慰自家小番茄和北/意/大/利向德/国撒娇的声音。

还真是……话说我才没有羡慕呢。

——————————————————————————

地球已经阻止不了我的脑洞了。

这是高考之前弄出来的东西,只是懒得打字才拖到现在(笑)。

【顶锅盖逃走】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2


在美国先生持续不断的“骚扰”之下,殿下依旧不为所动。

英国人可是出了名的固执呢。背叛就是背叛,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诶?好像不小心黑了自己。)

不过在两个国家意识体冷战期间,美国与英国的国际关系倒是开始逐步好转。而结果就是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

殿下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闷闷地抱怨说面对那张笑脸怎么也生不起气来,虽然我只能从美国先生的眼中读出一丝丝落寞和愧疚。

真是的,殿下在这方面还真是出乎意料的迟钝呢。还是说,假装不知道呢。

 

作为秘书在本国帮助殿下处理公务,基本上国际会议是不会随行的。但是殿下回来后一般都会将会议记录交给我整理装订放进资料柜里。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混乱呢。

完全不符合绅士风度的潦草字迹彰显着他当时内心的烦躁,估计是当场就暴走了吧。

不明所以的议题和完全不靠谱的议案,如果不是有还算严谨认真的德国先生在的话,不知道这场会议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大概是,群殴现场?

默默从堆叠的纸张里挑出几片玫瑰花瓣和几张出自意大利先生的涂鸦,我有些无奈。

“美国那个家伙的真是让人火大,什么都想靠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解决,稍微依靠一下别人会死吗?”

“又完全没用上,早知道昨天就不熬夜通宵做议案了,反正他也不会领情。”

阿拉,这是今年第几篇讨伐书了,似乎每次会议都有整整一面的会议记录用来抱怨美国先生了。

殿下还真是……明明在意的要死却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嘴硬心软,被戳穿的时候还会恼羞成怒。

大洋彼岸的那一个也差不多,该说不愧是殿下养大的吗?

严肃起来沉稳可靠可是非要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像进入了叛逆期的少年。

两个笨蛋都在对方不知道的地方付出,还唯恐被发现。

 

一封新鲜出炉的电报躺在了办公桌上。

将它递给我的同事脸上满是笑意。

“凯特我又惹亚瑟生气了怎么办?QWQ”

军用电台被你这么用总统大人会哭的吧。

我看完只有短短几行的电报内容,顺手将它锁进了抽屉。

殿下可是一回来就开始泡茶静心了,看来是气得不轻呢。

至于那个熊孩子?还是先晾着吧。

关系缓和就花了将近二十年,国家的生命漫长的几乎挥霍不尽。

只是可惜了,作为国民、作为人类的我们,无法陪伴您到最后。

请一定要幸福啊,亚瑟。

                                                                                ——凯特·卡珊德拉

【APH】非常没有营养的微段子

亚瑟今天炸了厨房呢。

阿尔手里的是今天第几个汉堡?

弗朗西斯的胸毛露出来了。

马修现在的位置是……?

王耀又在到处找离家出走的弟弟妹妹。

伊万在角落散发着黑气。

基尔伯特今天跟肥啾玩的很开心,当然,没有忘记写日记。

路德维希正在翻箱倒柜寻找被藏起来的胃药。

费里西安诺画完了一幅画。

安东尼奥在番茄园里收番茄。

罗维诺跟在他身边。

瓦修依旧在照顾妹妹。

伊丽莎白跟王湾和本田菊一起商议着什么。

北欧五人组忙于日常。

没有涉足那个世界。

时间与未来,终于能够扭转了。

那么,

活下去吧。

我自己。

亚瑟泡茶的动作微微一顿。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人离开了呢。

『——我伸出的手指,有几根?如果你……还看得见的话。
    ——抱歉。』

『令人心碎的绝望,一次也就够了。』

『倒转时间的魔法,终于……』

『照顾好这个世界的笨蛋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难得坦率一次,可是你已经不在了。』

时空夹缝中,绿眸早已黯淡无光的青年,紧紧抱住怀中早已没了声息的身体,绽开了一丝微笑。

『ne,阿尔,我做到了呢。』

『所以现在,我可以去找你了吗?』

米英观察日记(亚瑟直系下属Ver. )No.1

更新不定时 更新不定时 更新不定时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w

哦对了 这篇文是个不满1w字的小短篇XD

——————————

致各位继任者:

你好,我是这本日记本的首任拥有者—凯特·卡珊德拉。

作为亚瑟殿下的第一任秘书,我上任的时候,独立战争刚刚结束。而且据说是殿下自己要求首相先生选派到他身边协助工作。

不过,我觉得我的职责,更像是另一种形式的“监视”。

工作之余观察殿下的表情,在他的情绪即将失控的时候适时提醒,再将每天的行程安排记录并汇报首相。

那个大洋彼岸的国家,给祖国带来的,或许不只是经济上的打击吧。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宽容背叛。

作为大不列颠存在的殿下,更是只能在受伤后竖起尖刺阻挡他人的靠近,任由内在柔软上的伤口发脓溃烂,直到愈合后留下丑陋的疤痕隐隐作痛。

他必须骄横肆意,他必须拥有力量。

只因为——他是承载着荣耀的国家。

于是,压抑着自我的王者,只能将所有的苦痛化为鲜血。

于是,殿下绣着玫瑰的手绢上,总是沾着暗红色的液体。

今天,也就是我开始记录的第一天,也不例外。

不过,也有例外的事情发生了。

在殿下第N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拭去嘴角的血迹时,一位不速之客来访。

推门而入的人影让他的脸色变得更为惨白。

“Hey,亚瑟!hero来看你了DDD。"金发少年的笑容如阳光般温暖,而又刺眼。

”请叫我英国,美国阁下。“殿下装作埋头工作的样子,但羽毛笔在纸上留下的是一排毫不相关的文字,”管家怎么没拦住你?……抱歉我忘了你的怪力了,恐怕,是直接闯进来的吧。“

”……才不呢,亚瑟就是亚瑟。“年轻的国家还像孩子一样将所有的情绪都放在脸上,”hero可是好心来看你的,怎么一开口就是讽刺我?“

”那么我假设,你是作为战胜国来向我这个战败国炫耀你的功绩?还是作为弟弟来嘲笑被你背叛的哥哥?……不,你已经不是我的弟弟了。新英格兰已经死在那场独立战争里了。“挂着讽刺的冷笑,殿下脸上的表情冷漠得让人心惊,”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现在好·得·很。咳,咳……“

刺目的鲜红让阿尔弗雷德手足无措起来,他本想伸出手去帮他顺气,却在触碰到殿下苍白的脸颊时候收了回来:”亚瑟,你……这是后遗症吗?“

”咳咳,别自作多情了,你以后会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

”hero先走了。亚瑟,好好养病……“少年带着黯然的神情离开。

明明是相爱着的,却维持着矛盾的假象。不愧是殿下一手带大的孩子,连性格都那么……

那双湛蓝色眼眸中盛着的东西,和那双湖绿色的,是如此相似。

殿下一个人的王座,太过孤寂冰冷了吧。才会拒绝别人的温暖,不停地伪装自己,伪装地强大、冷漠、傲慢。

只是怕习惯了温柔之后会被狠狠地背叛。

毕竟会对着精灵和小动物露出温柔微笑的人,心又会冰冷到哪里去呢?

阿尔弗雷德·F·琼斯,愿你能给殿下带来幸福吧。

虽然你在国民的意愿下离开了殿下,但是早已萌芽的情感,是掐不灭的了吧。

坚持不用国名称呼殿下的你,应该已经发现了吧。

位于世界之巅的孤独。
                                                                                       ——凯特·卡珊德拉

————TBC————

再文艺下去我要精分了×

【米英】大如天的脑洞系列1

#黑桃KQ设定#

黑桃国的骑士王耀最近很忧伤。

你问为什么?

因为国王第N+1次翘班了。

还带走了最近帮忙处理公务没时间出门的王后。

阿尔弗雷德你还能再不靠谱点吗?王耀内心掀桌。

而远方的方块国境内……

“阿嚏!”正在被念叨的阿尔打了个喷嚏。

看来这次又被王耀记挂上了。不过好不容易把有工作狂属性的亚瑟拐出来了,hero才不管呢。

国王揉了揉鼻子,牵起站在身侧的王后的手。

“亚瑟,腐烂家的风景可是扑克大陆上数一数二的,虽然比不上我们的宫殿DDDD。”

“BAKA!”亚瑟忍无可忍地敲了某只在犯蠢的KY,“给我安静点!”

#国设#

hero突然觉得瘆的慌,怎么办?

把上面那行字发进APH的QQ群里,美国坐在英国家的客厅里,听着厨房传来的迷のBGM。

【Burger&Scone】:亚瑟又在毁灭厨房了!

【本大爷帅得像鸟】:一路走好:)【kesesesese】

【大番茄小番茄都是俺的番茄】:一路走好:)

【哥哥是世界的初恋】:一路走好:)【基鸟你抢了哥哥的沙发】

【801801801】:一路走好:)【没有素材吗?】

【魔法小棒棒☆】:一路走好:)【死胖子怎么还没被毒死呢?】

【湾湾快回家吃饭】:一路走好:)【死之前把钱先还上阿鲁】

【Burger&Scone】:你们……【手黄再见】

【Black Tea&Cola】:喂,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在这里啊,嗯?

【Black Tea&Cola】:新做的司康,一人一斤,我已经拜托下属去送了。

【Burger&Scone】:不吃喂你们吃核弹哟~☆

【本大爷帅得像鸟】:秀恩爱分得快。【阿西呢?】

【大番茄小番茄都是俺的番茄】:秀恩爱分得快。【罗维诺亲分要死了TVT】

【哥哥是世界的初恋】:秀恩爱分得快。【哥哥不想英年早逝】

【魔法小棒棒☆】:秀恩爱分得快。【小耀我把你的那份也处理掉了~】

【湾湾快回家吃饭】:秀恩爱分得快。【谢了阿鲁】

【再催更在下要切腹了】:英国先生,为什么在下也收到了?

【Black Tea&Cola】:日本,麻烦你把那盘东西扣进那头死KY的嘴里。

【再催更在下要切腹了】:发生了什么?

【Black Tea&Cola】:……

【Burger&Scone】:诶?亚瑟你的腰不疼了吗DDD?

【湾湾不弯】:yoooooo~

【801801801】:yoooooo~

【再催更在下要切腹了】:yoooooo~【虽然很失礼但在下忍不住了,新本子素材Get√】

【哥哥是世界的初恋】:yoooooo~【死眉毛你也有今天:D】

【本大爷帅得像鸟】:yoooooo~【腐烂泥走好:D】

【大番茄小番茄都是俺的番茄】:yoooooo~【腐烂泥走好:D】

【Black Tea&Cola】:阿尔弗雷德!

【Burger&Scone】:hero紧急避难!!!

【Black Tea&Cola】:你们……我去订机票,胡子混蛋你也给我等着。

【哥哥是世界的初恋】:woc,哥哥先撤了!

————————————————

手机打得我想死了

将就着看吧:D

#米英#

#黑桃KQ设定# #写给自己的小段子# 

据悉,黑桃国国王应方块国国王的邀请,携皇后一同出访方块国。

……

而真相是……

被弗朗西斯逗到炸毛的亚瑟一路从黑桃国追杀到了方块国而阿尔弗雷德表示他是被自家骑士丢出来带小皇后回家的DDDD。

——————————————————————

”喂,有本事别跑啊胡子混蛋!“沙金发的青年穿着考究的蓝紫色礼服,却用着与他的绅士身份极为不符的速度奔跑着。

”不跑难道停下来被你打一顿吗,原不良?“身穿国王服的弗朗西斯一边挑衅着身后濒临爆发的黑桃Q,步速不减。

【wodema被抓住了哥哥的秀发不保啊】

”呵呵……“亚瑟随手召唤出一本魔法书,脚下的法阵散发着不祥的紫黑色。”弗朗西斯,被我打中你就死·定·了!“

”……“他有点后悔去招惹这个爱炸毛的小皇后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hero我的存在呢?“

闪身躲过从另一边出现的蓝色光芒,腐烂【×】默默擦了一下冒出的冷汗。

”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这次断的不会是哥哥我吧……“

”King?“熟悉的魔法气息让亚瑟从暴怒中将自己的理智捞了回来,”这里是……方块国?哦天我记得我刚刚还在黑桃国。“

”所以我被王耀丢出来带你回去了DDD,要好好感谢hero我啊。“阿尔弗雷德无辜地耸耸肩。

”唔……“花了一秒时间将自己从炸毛的傲娇状态转换回黑桃Q的公务状态,亚瑟躬身向阿尔致歉,”抱歉,King,是我太鲁莽了。“

”天哪亚瑟别板着一张脸多笑笑DDD。“其实炸毛的时候也很可爱,阿尔默默想,当然如果说出来的话会被揍的。

”……“直接无视了偶尔脱线的不靠谱的黑桃国国王,亚瑟开始准备瞬移的法阵。

吟诵着古老而繁杂的咒文,脚下浮现出蓝色的六芒星图案。

就像那孩子的眼睛一样……打住打住,亚瑟·柯克兰你在想什么?当年的孩子,已经变成大人了啊。已经……回不去了。

捕捉到了亚瑟脸上黯然的神情,阿尔表示他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了,虽然hero知道是什么~☆,因为是hero嘛。

不过,亚瑟,一定要走出来,hero会等你的DDD。

”好了吗亚瑟?“

”嗯……走吧。”握住阿尔伸出的手,发动了法阵。

恍惚间,亚瑟才想起来,阿尔是会魔法的。

【被无视的弗朗西斯(咬手帕):哥哥我被这两个放闪光弹的夫夫闪瞎了QAQ求美丽的女士来安慰。】

#米英#

#本家万圣节梗#

接上文

——————————

”亚瑟?亚瑟·柯克兰?先生“阿尔弗雷德看着僵立不动的青年,手足无措。

”……谁?“最后一个称呼似乎触动了什么开关,沙金发的吸血鬼瞬间清醒了过来,犀利的眼神直指阿尔。

都这么久了,先生应该不认识我了吧……

”阿尔弗雷德·F·Jones,种族是杀人魔,“AKY无视了亚瑟一脸卧槽的表情,”hero还是很喜欢先生起的名字的。“

”……“沉默,沉默,荒原上只有冷风呼啸。

”我睡了多久?“良久,亚瑟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加上hero长大的时间,刚好一百年零七个月零四天~☆“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是hero嘛~对了亚瑟,我记得吸血鬼应该是有专门的地方沉睡的吧,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6]ω[6]?"

”绝对是斯科特和威廉那几个混·蛋·哥·哥干的。”

炸毛了?好好玩的样子。等等我再想什么(╯‵□′)╯︵┻━┻。←这是阿尔。

小时候软萌软萌的孩子怎么长大之后变成个KY了,绝对不是我的教育问题,看来要好好查查我不在的时候谁带坏了小阿尔。【内心冷笑】【远方的弗朗西斯打了个喷嚏】←这是亚瑟。

“对了,我记得杀人魔的身体是跟人类一样的吧,风好像很大的样子……”亚瑟别扭地将身上的斗篷脱下扔给杵在一边傻笑的阿尔,“才不是关心你呢!只是吸血鬼不怕冷!还有,baka你在傻笑什么啊!快上车的话天亮前还能赶到最近的城镇。”

“亚瑟原来你是个傲娇啊DDDDD”

“傲……?算了不管了快点自己滚上来,不然我把你打晕了带走当储备粮,虽然味道不怎么样。”吸血鬼不耐烦地亮出獠牙威胁道。

“是,hero听你的DDD”阿尔拎起不知何时脱手的电锯扔进车厢,顺便把自己也扔了进去【smg】。

沙金发的青年坐在车厢前,不时地挥动鞭子驱赶着马匹。

“……为什么要救我呢,先生?”阿尔背靠着车厢板,表情晦暗不明。

“……我可不想被人说是恋童癖。”

细小的咕哝在寂静中分外刺耳,阿尔弗雷德环住那件斗篷,在熟悉的玫瑰香中陷入梦乡。

可是,还是很喜欢你呢,先生……

可不可以,别透过我去看,儿时的我呢?

即使都是自己,我也会嫉妒的啊。

就算只有一瞬间,也请看着我。

百年的寻找,虽然有一部分是为了还你当初的救命之恩。

但是更多的,是执着,对爱人的执着。

什么时候,才能真真正正地,将我看进眼里呢?先生……亚瑟。

作为一个男人。

————————END——————